南北游戏网,网游资讯门户,最新全新资讯全在这里!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游戏资讯 > 单机资讯 > 正文返回列表页

《上古卷轴5》天际历史与内战知识大科普_天际概述-地理、信仰、民族-游民星空 GamerSky.com

作者:佚名 来源:南北游戏网游民星空 发表时间:2018-09-01

导读:
第1页:天际概述-地理、信仰、民族
展开






  《上古卷轴5》的历史背景非常之宏

第1页:天际概述-地理、信仰、民族

展开

  《上古卷轴5》的历史背景非常之宏大,多年来有很多玩家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这里分享一篇由“uiop无义”整理的《上古卷轴5》天际历史与内战知识大科普,涉及历史背景、人物介绍、游戏细节等知识,对泰姆瑞尔大陆的历史感兴趣的朋友建议认真研读。

游民星空

分析的原则与目的

1.目的

  年鉴学派的大家——费尔南·布罗代尔先生曾有一句至理名言:“短时间是最任性和最富欺骗性的时间。”

  现有的分析与站队,多集中聚焦于老滚世界观近30~50年的事件进行分析与推论,实际上不够客观,甚至很多人胡批胡讲,无视上古卷轴世界观与历史,泰姆瑞尔沿革有几千年之久,现有的大多问题都可以在历史长河中追寻根源,何必局限于几十年的鸡毛蒜皮?

  其次,内战大多数的焦点有几个比较重要的争论点,如,“迈德二世卖国论断”“天际与帝国关系问题”“乌弗瑞克的种族歧视政策”“乌弗瑞克内奸论”“图留斯投降论”等等,进而还有“迈德王朝正统与否”的讨论,本人想在介绍之中进行着重分析和讨论。

  其中的大部分关键名词和事件都会在出现时附加英文,如果需要深入了解或者印证,请自行在uesp或wiki中搜索。

2.原则与视角

  老滚世界观有两个明显特点:其一,客观唯心,神的确存在,并且时时刻刻影响着奈恩的运作与进程,同时,自然环境等客观因素也促成了历史的发展,但其根源依旧在于神;其二,沿革漫长,从黎明纪元起至第四纪元201年,经历了漫长岁月,很多今日发生之事,在历史中已有伏笔。

  而由其特点,我们在讨论当中,大部分都会采取三对六种视角,我将之称为“宏观上帝视角”和“微观NPC视角”;积极视角与消极视角;唯心视角与唯物视角。很多讨论中,只是片面选取一或两个对子中的一个视角进行分析,但在上古卷轴庞大复杂的世界体系中,单一的视角是必然偏颇、偏激的,而综合这些视角看问题,则至少虽不中而不远矣。

  因此,我的分析既要本着从有神论角度、历史发展角度,综合宏观微观视角。同时采用uesp上的背景资料和出现在游戏当中的诸多内容。同时尽量保证客观,但必然会有一部分主观的判断,所以对于一些私人的观点和看法我会特意标注一下。

  历史部分则进行分期,以帝国皇帝和天际至高王为主线进行分析。

天际概述

(1)地理环境

  天际,泰姆瑞尔的最北行省,被称为“父土”、“Mereth”(精灵之地,诺德刚刚登陆时)、“古国”、“Keizaal”。寒冷多山且古迹遍布(大多都战争遗迹。Ps.废话,北佬一嗓子过去什么楼不倒),天际拥有除红山之外全大陆五大高峰中的四座。北邻幽冥海(Sea of Ghosts),与奈恩最北的阿特莫拉大陆(Atmora)隔海相望;西部与高岩省和落锤省相接;南部与西罗帝尔省以杰洛山脉为界;东部以维洛斯山脉(Velothi)与晨风接壤。天际除南部个别领地外,北部常年积雪覆盖。白河是天际第一大河,世界之喉是天际第一高峰。

游民星空

(2)主要信仰

  在精灵统治时期,奥瑞艾尔无疑是最为流行的信仰,而随着雪精灵政权被诺德摧毁,以及大主教维苏尔的叛乱,奥王雕像就被冰封于遗忘山谷,直到第四纪元才重见天日。

  而我们要主要了解的,还是诺德神系的相关,诺德神系,与帝国神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具有本质不同,其根本性区别就在于主神的不同。诺德神系是最为亲近蛇-洛克汗,而疏远龙-阿卡的信仰体系。具有比较原始的动物崇拜,以动物图腾的方式展现神。

游民星空
精灵龙神奥瑞艾尔

  诺德神系一共狐、鹰、鲸、熊、狼、蛾、枭、蛇、龙九神。

  狐对应诺德主神,幽域之神、神王——舒尔(shor)。舒尔也就是诺德神话中的洛克汗,在神话中领导人类与精灵神为敌,最终被送入幽域。舒尔的领域松加德/英灵殿(Sovngarde),是绝大部分诺德人向往的归宿(艾拉那种除外),凡是证明了自己的气概或者英勇战死的诺德人才会被接纳。在诸多传说中,舒尔经常在诺德的危机存亡关头出手相救。舒尔可谓诺德的精神支柱,即使帝国宗教渗透同化千年,诺德人依旧对舒尔抱有极高信仰,而松加德的信仰,也是诺德人天生尚武好战、歧视精灵、不喜安定的原因之一。

游民星空
(舒尔)

  鹰对应凯娜(Kyne),风暴女神,终焉之吻,舒尔的战妻。凯娜也就是诺德神话中的凯娜莱斯,但是和帝国九圣灵教明显区别,诺德的凯娜带有更强的战斗气息。凯娜在巨龙战争期间赐福于诺德人,使之能使用吐目,借以打败强大的龙族,并且在日后扩张中获得了诸多胜利。

游民星空
(凯娜)

  鲸和熊是孙(Tsun)与斯图恩(Stuhn)兄弟,舒尔的背盾人。孙,即诺德的泽尼萨尔,诺德的试炼之神,在与外邦神的战争中为保护舒尔而死,之后在松加德守卫鲸骨桥,考验欲前往勇气之殿的诺德人。斯图恩,即诺德的斯坦达尔,赎金神,教会了诺德用战俘赚钱。

游民星空
(孙)

游民星空
(斯图恩)

  狼对应玛拉(Mara),凯娜的侍女,蛾对应迪贝拉(Dibella),舒尔的床妻(贵圈挺乱)。

  除此之外的三神,在诺德的印象中是不怎么好的

游民星空
玛拉

游民星空
迪贝拉

  除此之外的三神,在诺德的印象中是不怎么好的

  枭对应朱诺(Jhunal ),符文神,诺德神话中的朱利安诺斯,在与诺德其他神交恶后加入了九圣灵。现今的诺德神话中已经找不到痕迹,代表智慧的朱诺离去,也是诺德人不善思考,不重魔法的根源之一,说白了就是没脑子的根儿。

游民星空

  蛇对应奥凯(Orkey),奥凯本身是一个杂糅了阿尔凯和玛拉卡斯元素的神灵,所以不存在于其他种族的神话,是诺德的敌神。传说中,奥凯长期困扰诺德人,在第一纪元武夫哈斯王在位期间,奥凯召唤了奥杜因,诺德人的时间被吃掉,变成了六岁孩子的模样,武夫哈斯寻求了舒尔的帮助,舒尔在精神位面与奥杜因战斗,打败了奥杜因,而奥凯的子民兽人被摧毁。武夫哈斯由此学会用吼声拯救自己的臣民,但在他成功的同时,也因用力过度迅速老化,造成其第一次死亡。(详细见《武夫哈斯王的五首歌》)

游民星空

  龙对应奥杜因(Alduin),世界吞噬者,也就是诺德的龙神,与其他大多数民族截然相反,诺德的龙神是毁灭者,是敌人,周期性的吞噬世界。但同时也是拜龙教所信奉的主神,在巨龙战争中被古诺德英雄借助吼声和上古卷轴的力量流放,在第四纪元201年重新回归,被末代龙裔杀死。(具体对奥总的一些推论就不再坠叙了)

游民星空

  注:诺德神学体系在各族神话中一如其民族性格一样简陋而粗线条,虽然具有价值但不能处处照搬、处处以此为标准

  再注:人和莫作为退化的伊德拉,只能片面的看到神的一个部分,所以不要经常把奥杜因、奥瑞艾尔、阿卡托什、阿卡这些概念进行混用,跨种族神话瞎概括者,请绕行。

(3)主要民族

  天际从古至今的主要民族,有从精灵纪元居住的雪精灵和锻莫,到之后移民到来的诺德人,西南部分布的原住民瑞驰人。而这几个民族的恩怨,一直贯穿了历史,随着雪精灵和锻莫退出了历史舞台,诺德人主宰了天际。除此之外还有在边境的一些兽人部落,由于与世隔绝,所以不是重点对象。

  诺德人,起源于北俱芦洲(划去)阿特莫拉,是天际现在的主要民族,也是泰姆瑞尔大陆最早登上政治舞台的人类民族,历史悠久且在推动大陆发展的进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诺德人是天空之子,来自天际的高大、浅发色人类,他们以不可思议的抗寒能力闻名。他们是凶猛,强壮,热情的战士,他们中许多人成为名传泰姆瑞尔的战士、士兵、雇佣军,他们渴望超越天际的传统方法来增强他们的武技,他们擅长各种战争,被邻近称为好战之人。诺德也是天然的海员,自从他们第一次从阿特莫拉迁徙以来就受益于航海贸易。他们的船长和船员有许多商船,可能遍布泰姆瑞尔海岸。

游民星空
诺德人

游民星空
传奇牌中的诺德人

  瑞驰人,也被称为“高岩巫师(the Witchmen of High Rock)”,一个以布莱顿血统为主的部族,居住于天际西南部的瑞驰领(也做“边塞领”“边峪领”“河湾地”)和邻近的高岩东部的西部瑞驰(Western Reach)区域。他们的祖先不仅仅是布莱顿人,还有遍布泰姆瑞尔的许多已知种族。尽管他们共享血脉,但布莱顿人自己是瑞驰人的亲属,而瑞驰人也不把自己看作布莱顿人。他们的文化是部落的、原始的,主要利用原始武器和树篱魔法,并且通常居住在瑞驰地区的临时搭建堡垒、洞穴、遗迹中。他们主要崇拜魔神海尔辛,其中一些还祭拜莫拉格巴尔、玛拉卡斯、梅涅鲁斯·大衮、娜米拉。他们的巫师崇拜授予他们自然魔法知识的乌鸦鬼婆。马卡斯事件后,瑞驰人反叛者被称为“弃誓者”,乌鸦鬼婆领导的零星小队驻扎在瑞驰的各处遗迹和洞穴内。

游民星空
迈德纳奇领导的瑞驰人

  雪精灵,也称伐莫(Falmer)或冰精灵,是一个骄傲的精灵族,具有超凡的魔法天赋。他们倾向于寒冷的偏远地区,居住在天际的一部分,直到精灵纪元末期到第一纪元早期被诺德取代,在此之前,他们拥有与夏暮岛的傲尔特莫相媲美的文明。他们长得类似白发、苍白肤色的傲尔特莫,拥有很长的寿命,和强大的抗霜冻能力。传说他们战斗中喜欢使用长矛弓箭(ps.杯赛果然偷懒大户,五代伐莫没一个拿矛的233)。

  就像“高精灵”、“木精灵”可以和“傲尔特莫”、“波斯莫”互换一样,“伐莫”实际上是雪精灵的另一个术语,然而,大多数人甚至包括雪精灵本身都表现出对“雪精灵”的偏好。这种情况下,时间最终给两个术语提供了不同的定义。许多古代的雪精灵与锻莫达成庇护协议,锻莫强迫他们用毒菌扭曲成失明的奴隶,这些奴隶的可怕后代,被其他雪精灵称为“背叛者”。人们经常把古老强大的天际精灵族称为雪精灵,而他们的野蛮残留物称为“伐莫”。

  少有人知,有未知数量的雪精灵拒绝了锻莫的协议,更少有人知道有些雪精灵活了下来且没有腐败,进入了现代。由于“伐莫”在过去几千年内积累的消极内涵,唯一已知的最后雪精灵,奥瑞艾尔神殿的圣骑士盖勒布也接受了“伐莫”和“雪精灵”两者的区别。

游民星空
雪精灵最后的幸存者圣骑士盖勒布

《上古卷轴5》背景故事及资料大全
背景及世界观详解 帝国图书馆 种族及历史时间轴 天际省风景人物
远古战争历史 世界大战参战人物 史诗级英雄介绍 泰姆瑞尔诸神
植物图鉴 怪物与生物图鉴 炼金材料图鉴 美食图鉴
ParserInfo: Processed in 0.002914 second(s) Ticks:5407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2页:天际历史-阿特莫拉殖民

展开

天际历史-阿特莫拉殖民

  ME中后期 大回归

  ME1000年左右,古诺德领袖伊斯格拉默(Ysgramor)带领部分古诺德人从阿特莫拉出发前往泰姆瑞尔大陆,登陆后,在今冬堡境内建立了第一座诺德殖民城市,萨塔尔(Saarthal)。伊斯格拉默结合诺德口述传统和精灵记事原则,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历史学家。在萨塔尔地下,诺德人发掘出了玛格努斯之眼,并将之藏在了萨塔尔。随着诺德的逐渐发展,与当地雪精灵初期尚能共存,但渐渐摩擦增多,最终,出于争夺玛格努斯之眼,亦或是因为争夺生存空间,还是报复一些亵渎行为,雪精灵发动了名为“眼泪之夜(Night of Tears)”的突袭,萨塔尔的居民被屠杀殆尽,唯有伊斯格拉默父子三人侥幸脱逃,而另一位躲过屠杀的幸运儿,也就是出外游学的日后的龙祭司——阿兹达尔(Ahzidal)

游民星空
伊斯格拉默雕像

游民星空
阿兹达尔

  回到阿特莫拉的伊斯格拉默父子召集五百勇士,折返天际复仇,在归途的幽冥海上,凯娜用风载着诺德的船队前行,但伊斯格拉默长子英格尔的船只翻没在海中,他与船员成了五百勇士中第一批的牺牲者。伊斯格拉默将儿子安葬在东境的英格尔石冢。阿兹达尔则找到伊斯格拉默,为五百勇士的武器都做了附魔,伊斯格拉默之后率众驱赶了天际与索瑟姆的雪精灵。在东境建立了第二座人类城市,风盔城/风舵城(windhelm),建城时,大量役使精灵奴隶,而城镇的选址,出于思念儿子的缘故,选择正对英格尔之墓的北方,并且将王座面向坟墓。伊斯格拉默由此建立了泰姆瑞尔第一个人类王国。

游民星空
英格尔之盔

  诺德人与雪精灵的残余势力在索瑟姆爆发了默斯灵山峰战役(the Battle of the Moesring),起初诺德势如破竹,但随着雪精灵领导雪王子加入战斗,凭借胯下马掌中枪和冰雪魔法,连杀诺德成名勇士数人,但是却被一个十二岁小萝莉丢出去的剑杀死(果然自古枪兵幸运e),至此雪精灵的成规模反抗势力不存,转而寻求锻莫庇护。

游民星空
矛盾的起源之一——玛格努斯之眼

游民星空
雪王子

  现存于马卡斯城石下要塞的卡赛默石碑就是锻莫用锻莫语和伐莫语进行雕刻,对雪精灵进行威逼服毒以获得“恩惠”的铭文雕刻,成为现今人们研究伐莫语的文物(类似贝希斯敦铭文那种多种语言书写的勒功石碑),其中英译文如下:

  所以就此,汝之人民可来到我等之蒸汽国度,庇护于我等力量之下。

  汝之多数人民已然凋零,在莫拉的雪喉之王的怒吼中灭亡。

  汝等的意志已经崩溃,我等皆洞悉之,故以机械对抗汝之敌,将汝等引向地底。

  仅仅是在锻莫的恩惠下,汝等文明得以苟延残喘。

  而也只有在十五又一的音调下,汝等才可迎来新生。

  我等不配任何谢意,因我等从未相信任何谢意。我等不求任何涕零,因我等从未相信任何涕零。

  我等对汝等唯一之要求,咽下我们石之国度的果实,咽下我们契约的象征。

  当汝等感到视线逐渐模糊,黑暗逐渐降临,无需畏惧。

  只需明晰,我等之仁慈,我等之爱的光辉,在汝等之骨深入地底之前,毫无意义。

  只需明晰,汝等的道路将通往新的永恒乐章。

  d so it wasthat your people were given passage to our steam gardens, and the protectionsof our power.

  Many of yourpeople had perished under the roaring, snow-throated kings of Mora,

  and yourwills were broken, and we heard you, and sent our machines against yourenemies, to thereby take you under.

  Only by thegrace of the Dwemer did your culture survive,

  and only bythe fifteen-and-one tones did your new lives begin.

  We do notdesire thanks, for we do not believe in it. We do not ask for gratitude, for wedo not believe in it.

  We onlyrequest you partake of the symbol of our bond, the fruit of the stones aroundus.

  And as yourvision clouds, as the darkness sets in, fear not.

  Know only ourmercy and the radiance of our affection, which unbinds your bones

  to the earthbefore, and sets your final path to the music of your new eternity.

游民星空
卡赛默石碑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3页:天际历史-巨龙战争

展开

天际历史-巨龙战争

  ME末期,伴随着诺德从阿特莫拉来到泰姆瑞尔,拜龙教的信仰也传播到了天际,拜龙教以龙为神,龙祭司行使统治权,其中最高级的祭司被赐予魔法面具。拜龙教首都位于希雅陲领、苍原领、白漫领交界的布罗姆琼那(龙语,北方王国)。由于他们的残暴统治,激起了古诺德人的反抗,龙王奥杜因的副手帕图纳克斯传授给诺德人吐目技艺,最终在世界之喉,古诺德三位英雄借助上古卷轴和凯娜的祝福将奥杜因流放,而拜龙教的一些残存势力退守各墓穴、要塞、神庙等待龙王回归。期间大约发生了龙祭司米拉克的叛乱,龙祭司瓦洛克奉命追杀,二人在索瑟姆大战,米拉克不敌被莫拉救走,瓦洛克则驻守于索瑟姆以防止他的回归。

  注:这段拜龙教的历史系五代游戏中新植入的部分,与原有世界线的一些事件出现了一些矛盾

游民星空
米拉克

游民星空
龙祭司面具墙

  杂谈:精灵纪元的天际相关大抵如此,而我们从中也可窥出,诺德与其他精灵种族的矛盾由来已久,而且不断升温。而天际由于雪塔的关系与凯娜密不可分,诺德作为天空之子,很快掌握了主导权,而被奥王抛弃的雪精灵则愈加衰落。可见在这种刻意营造的客观唯心氛围下,信仰很大程度上会决定一个种族的兴衰。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4页:天际历史-诺德第一帝国

展开

天际历史-诺德第一帝国

  1E0——威木省的卡莫兰王朝(The CamoranDynasty)建立,这是诺德人以书面形式记录的第一件历史事件,由此开始了第一纪元。

  1E68——最后一批阿特莫拉人抵达泰姆瑞尔。此后阿特莫拉不再适宜居住。

  1E113——伊斯格拉默的第十三位继任者哈拉尔德(Harald)王降生。

  1E140——哈拉尔德的部队发现并进攻了拜龙教最后的据点,皮纸主人(Forelhost),拜龙教幸存信徒服毒殉教,拜龙教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游民星空
ESO里的皮纸主人

  1E143——哈拉尔德一统天际

  哈拉尔德于140年肃清拜龙教残余,并将精灵势力彻底从地面上拔除,除西南的瑞驰依旧处于小国林立的割据,以及地下的锻莫城市外,天际基本统一。

  从此哈拉尔德放弃阿特莫拉的一切权益,成为了天际诺德帝国的第一位至高王(high king)。并且铸造了锯齿王冠作为信物。诺德进入疯狂的对外扩张时期,与周围各民族的矛盾也不断加深。

  1E221——至高王哈拉尔德去世,享年108,从143年称至高王至221年,共在位78年。其长子希雅莫(Hjalmer)即位。

  1E222——希雅莫这个至高王刚刚做了一年,就被亲爹熬死了……他的弟弟“天佑者”弗拉吉(Vrage the Gifted)即位为至高王。

游民星空
风盔城的哈拉尔德石碑

  自弗拉吉即位开始,诺德开始了疯狂的扩张之旅,从1E222年一直持续到1E272,1E240年,弗拉吉征服了高岩与晨风(除瓦登费尔的锻莫王国外)的大片领土。此时开始,诺德王国也被后世称为“诺德第一帝国”。

  随后两年,奴隶起义爆发,阿莱西亚女帝得到了由莫里豪斯率领的天际军队的支持,1E243年,奴隶起义胜利,阿莱西亚帝国建立,八圣灵教信仰创立。

  随着奴隶起义胜利,一批亚历德精灵难民逃入天际,被弗拉吉王全部杀死,弗拉吉也因此获得了另外一个外号——屠夫。

  1E246年,诺德深入了高岩,解放了当地的布莱顿奴隶建立了匕落城。但诺德依旧以布莱顿混有精灵血统的原因对其心存歧视。

游民星空
匕落城

  弗拉吉王的统治究竟持续了多久并没有资料,其后的继承人是谁也不甚清楚,但有一位至高王格里尔(Gellir),征服了数个锻莫城市,其后一百年被锻莫重新夺回,其余资料不详。而在而后就是一位与五代内战任务大为相关的至高王,博加斯,用一句减耗我生命的话——“他改变了天际”。

  博加斯(Borgas)即位于何时并没有记录,但他是伊斯格拉默的最后一位直系后代至高王,也是最后一位佩戴锯齿王冠的至高王。出身冬堡。他在位期间,强行推崇阿莱西亚的八圣灵信仰体系,摒弃古诺德信仰,博加斯及其支持者的行为,被称为“博加斯的阴影”,直至武夫哈斯即位时期,古诺德信仰体系才重新恢复。他同样还是先知玛路卡的忠实支持者。1e369年,在威木与西罗帝尔帝国矛盾激化之时,博加斯亲赴西罗帝尔希望两者开战。而后,他就死于了威木的狂猎之手。而后秘密送返天际,悄悄安葬于科万琼德神庙。(吐槽:被狂猎活撕居然还能留下全尸,博加斯真的是个人才!!)。由于博加斯死于突然,并没有指定他的继承者,而领主议会(The Moot)也没有最终商讨出结果,天际进入了他第一次内战。

游民星空
博加斯王

  杂谈:博加斯是很多玩家乃至lore爱好者们都极度厌恶的一位至高王,他自毁长城,引狼入室,崇洋媚外的宗教政策与外交政策使得他受到极多争议与批评。而细究其原因,博加斯在诺德传统文化消亡中起到的作用不是最主要的因素,需知个人在历史长河中的作用依旧是渺小的,而历史向前的进程是不可阻止的。诺德传统信仰之所以被侵蚀乃至取缔,其根源,是诺德本身文化软实力并不强大,而文化较为先进的雪精灵文明由于仇恨与战乱被拔除的一干二净无从学习借鉴,神学信仰相对八/九圣灵教不够完善,既不能做到文化输出,甚至在他人借鉴之后还被文化输入,险些取代诺德本土文化。

  下面带大家看天际第一次大内战。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5页:天际历史-天际第一次内战——继承人战争

展开

天际历史-天际第一次内战——继承人战争

  既然说内战,就不得不提到曾经历史上的两次天际内战,诺德人好战的性格不仅对外,也同样对内,西罗帝尔的红钻宝座沾满鲜血,而天际的锯齿王冠同样血腥十足。

  1E369-1E420,天际至高王博加斯死于狂猎,而未能留有继承人。阿莱西亚帝国方面希望扶持同样出身冬堡的领主汉斯(Hanse),认为这是显而易见的选择。但领主议会对此产生分歧,最终没有拥立汉斯,继承人大战爆发,此战旷日持久,长达五十年,波及了整个诺德第一帝国。因为疯狂的内耗,诺德也为此几乎失去了他们在晨风、高岩、西罗帝尔的全部权力。

  其中,1E416年,晨风尼瑞瓦(Nerevar)一统歧莫六大家族并四大灰原之民部落,与锻莫领袖杜马克(Dumac)结盟,第一议会组建,将诺德人驱除出了晨风。而见证失败吼声大师——“唤风者”约根,则开始七年冥想,随后开创了吼声之道,主张吐目不再用于战争(虽然削弱了诺德的战斗力,但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凯娜的赐福不被随意滥用)

游民星空
晨风第一议会建立

游民星空
灰胡子开派祖师——唤风者约根

  这场战争已经几乎打到诺德人集体失智(本来也没有),最终摧毁了诺德的政治中心、精神象征的风盔城(在日后的重建中,风盔的城址与旧址出现了偏差,也就是为什么后来五代游戏中风盔城并不是正对英格尔之墓的原因)。

  最终,1E420年,《领主条约》(the Pact ofChieftains)签订,白漫的“独眼”奥拉夫被推举为至高王,从此议会成为一种形式化的东西,只在至高王没有直接后嗣的情况下召开,在第二纪元之前,只召开了三次。

  但即使如此,诺德还是失去了昔日庞大的领土,高岩的迪伦尼、晨风的第一议会、西罗帝尔的阿莱西亚教团都在此战前后纷纷崛起,诺德失去了北方霸主地位,两个世纪东征西讨、叱咤风云的诺德第一帝国也随之烟消云散。

游民星空
继承人战争终结者——奥拉夫王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6页:天际历史-阿莱西亚王朝和雷曼王朝下的天际

展开

天际历史-阿莱西亚王朝和雷曼王朝下的天际

  内战的双方,涉及了帝国与天际,而正因如此,帝国和天际的关系,可以说是很多内战相关贴子里争论不休的话题。而其中,经常会出现类似“天际自古以来就是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之类的荒诞不经的言论,而实际上翻看时间轴,会发现,帝国与天际分分合合,其关系并非完全的隶属,而天际也时常与帝国发生摩擦,甚至还有至高王因此殒命。故而这段历史,我会按照帝国和天际的关系顺着写下去。

  1E242——阿莱西亚领导奴隶起义,而诺德第一帝国则派遣了莫里豪斯带领军队进行援助。在起义胜利之后,阿莱西亚登基,并且招赘了莫里豪斯。因为当时两者拥有共同的敌人——亚历德王国,所以诺德帝国和阿莱西亚的西罗帝尔帝国结成了松散的同盟关系。

游民星空
佩大侠和莫里豪斯

  1E243——起义军攻占帝都,佩林纳尔与“无羽者”乌马尔大战

游民星空
佩大侠大战无羽者

  1E266——阿莱西亚女帝驾崩,与阿卡托什签订了同盟,成为了第一个帝国龙裔。她成为了众王护符里的第一个灵魂。阿卡托什与帝国的协议有利于保护奈恩免于湮灭的侵扰。其子人牛贝尔赫萨(Belharza)继位。

游民星空
女帝阿莱西亚

  注:众王护符,在帝国历史上具有极高地位,他是白金塔的原石,也是阿卡托什王权的象征。但是此时,阿卡托什并未正式诞生,将众王护符最早交到阿莱西亚手中的人是佩林纳尔,也就是洛克汗的降世。只是到了阿卡托什在千年龙破中从奥王分离,正式成为神的时候,时间线上他成为从创世以来存在的龙神,此时与阿莱西亚签订契约的方才变成了阿卡托什。而阿卡托什与帝国的契约,从《圣阿莱西亚的考验》中写到的,“我是诸神之王,你是凡间的女王”,而后才有了“我用我的心头血紧闭湮灭之门”,当阿卡托什的王权确立,而湮灭不会入侵(当然也是所有塔还完好的情况下,红塔一完大衮就跑来了)。Ps·这块内容确实不大好理解,其中几个诸如“塔”“龙破”之类的概念请自行精品贴查阅

游民星空

  1E361——阿莱西亚教团崛起

  阿莱西亚教团成为阿莱西亚帝国的主导政治因素,他们的教义在西罗帝尔和整个泰姆瑞尔北部得到贯彻执行,他们对先知马路卡的极严格教义做了进一步强化。先知马路卡宣称得到了阿莱西亚的启示,他开始质疑精灵统治地位,呼吁在八圣灵的神殿内镇压精灵。而阿莱西亚时期残存帝国内部的亚历德精灵贵族也被肃清。

  阿莱西亚教团的信仰得到了天际至高王博加斯的拥护,博加斯大肆于天际传播八圣灵教义,取缔自身诺德神系。阿莱西亚帝国的信仰传播也激化了人类帝国与威木的矛盾,博加斯亲赴西罗帝尔,遭刺杀。

游民星空
先知玛路卡

  1E369-1E420——继承人战争爆发,诺德衰落

  1E393——阿莱西亚教团洗劫古亚历德神庙玛拉达(Malada)

  1E420——至高王“独眼”奥拉夫登基

  1E452——奥拉夫驾崩,至高王“白发”柯乔里克继位。

  柯乔里克在继位前是领主议会的一员,在击败了“破冰者”阿苏恩(Asurn Ice-Breaker)并佩戴了“真理之冠”(theCrown of Verity),成为了新一任的至高王。但是其统治究竟始于何时并不清楚,唯一记录的是,他以天际至高王的身份于1E461年参加了皇帝格里尔斯的加冕仪式。期间九年是否有其他统治者暂不清楚。

  注:这里提到了一个新名词“真理之冠”。这是在上古卷轴ol里新加入的一个概念。也就是锯齿王冠的仿制品,也就是至高王王权的新象征,只有得到王冠承认的才能称王。但由于该设定晚于五代游戏,所以五代内战中争夺的是锯齿王冠而非真理之冠。

  1E461——皇帝格里尔斯(Gorieus)登基,天际至高王柯乔里克携子“精灵杀手”霍格前往帝都观礼。参加典礼的还有锻莫王杜马克等等政要。

  1E478——阳光花园堡垒(森加德堡垒)战役(the Battle ofSungard)爆发,柯乔里克战死。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至高王柯乔里克与皇帝格里尔斯的关系急剧恶化,天际与帝国关系破裂,双方于阳光花园堡垒展开了大战,最终,至高王柯乔里克战死。天际大败。柯乔里克成为第一位死于帝国手中的至高王。议会随即拥立其子“精灵杀手”霍格(Hoag Merkiller)为王。

  同年,格里尔斯的军队在科洛文地区被击败,阿莱西亚帝国进入下坡时期,由盛转衰。

游民星空
柯乔里克战死之地

  1E480(482)——格林巴亚荒野会战(The Battle of Glenumbria Moors)

  在阿莱西亚教团整合了西罗帝尔之后,其向西与高岩的迪伦尼爆发了激烈的冲突,意想不到的是,教团除了面对了迪伦尼大军,同样还受到了天际至高王霍格以及亚历德国王拉多利亚然·戴拿的猛烈攻击。教团百年的暴行,将本身矛盾甚深的三方逼上了同一条船,联军以少胜多,教团军不得不退回了西罗帝尔,然而就在此役中,刚刚继位两年的至高王霍格不幸战死,继其父柯乔里克之后,第二位至高王死于帝国之手。此战也使得迪伦尼元气大伤,在日后逐渐被布莱顿人所取代,失去了高岩的统治权。

  正如霍格的绰号一样,霍格其实极度仇视精灵,在丹莫的记载中,他被称为“泥浆之口”、一个强大的诺德“恶魔”首领。他在位期间,屠杀了十七座歧莫村庄和两个锻莫要塞。

  霍格死后,议会推举了武夫哈斯继任为至高王。

游民星空
格林巴亚荒野

  1E480-1E533——武夫哈斯王统治

  “伊斯米尔”武夫哈斯,于阿特莫拉出生的天际至高王,北方巨龙,舒尔喉舌,凯娜风暴,灰风,造王者,灰烬之王。是舒尔的降世(也就是诺德的龙裔,当然舍扎因是否为龙裔存在不小争议,但个人属意可以归为龙裔范畴),天生具有吐目的能力(据说因为吼声太强不能很好控制,所以一张嘴就地动山摇,因此他继位仪式的演讲都是其他人代他完成的)。在其继位后,开始大肆毁灭阿莱西亚神庙,取缔八圣灵神教,恢复曾经的诺德信仰体系,甚至将八圣灵教的神职人员全部杀死。博加斯的影响最终被其抹去,这个毁弃己神、背叛舒尔的至高王最终没能进入松加德,在武夫哈斯取缔八圣灵之时终于魂飞魄散。

  这位英武的至高王并未死于对外征战,而是在与敌神的对抗中迎来了第一次终焉。533年,奥凯神召唤奥杜因,将诺德人的岁月吞噬,并化作了六岁小孩子的样子。武夫哈斯无计可施之下,向舒尔祷告,舒尔的灵魂与奥杜因在精神位面大战一场,并最终击败奥杜因,毁灭了奥凯的子民兽人。通过观看这场战斗,武大爷学会了用吐目拯救自己的子民,他不断使用吐目,并一批一批的救治了诺德臣民,但最终因为过度使用龙吼,他变得无比苍老,最后力竭而死。

  而后有记录的至高王即“虔诚”海勒(Hale the Pious),是阿莱西亚教义诞生后千年左右的至高王,他的事迹其实就是拿四位迪德拉魔君比喻自己的政敌。

游民星空
武夫哈斯

  1E668——深渊之战(War of the Crag)

  雪精灵奴隶在受锻莫折磨剥削(从五代的一些遗址里我们也能略窥一二,刑具、机关不一而足,其折磨的确可以用“惨无莫道”形容)后终于起身反抗(哪里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双方于黑降/黑境激战,锻莫因为第一议会战争的关系最终撤出了天际,雪精灵逐渐取得了天际各锻莫要塞的控制权,但时至今日,他们的生命依旧受到这些遗迹中残存的矮人机关、机械的威胁。

  1E668——第一议会战争(The War of theFirst Council)

  锻莫与歧莫为争夺红山内部的洛克汗之心反目成仇,锻莫大军与六大家族打作一团,而舒尔也派遣他的降世武夫哈斯率领诺德军队入侵晨风以夺回自己的心脏,一时间晨风大乱。

  1E700——红山之战(Battle of RedMountain)

  此战细节不多坠叙(因为我看了不知多少遍依旧没记住),总之,这一战,打爆了我们三代目主角的前世尼瑞瓦,打没了锻莫这个种族,还打出来三个神,审判三席统治了晨风,而阿祖拉则暴怒的诅咒了歧莫,使之变成了黑皮肤、红眼睛的丹莫。而武夫哈斯也在三席成神之时灰飞烟灭二次扑街,由此他也恨上了晨风,恨上了三神,恨上了丹莫。

游民星空
洛克汗之心

  1E808——尤库达人(红卫人)抵达落锤

  1E1029——海丝特拉女帝征服高岩

  1E1030——红鹰传说

  比起天际其他地区,瑞驰此时仍然处于小邦林立之态,互相攻杀。而当海丝特拉女帝的军队开进瑞驰之后,这些城邦一个接一个毁灭,而一位瑞驰人首领——“红鹰”弗兰却坚持抗争,并且与乌鸦鬼婆达成协议,转换为历史上第一个荆棘之心。但最终帝国还是征服了瑞驰。

  海丝特拉女帝时期,天际与帝国的关系趋于了缓和。

  1E1200-2209——千年龙破发生,阿卡托什正式诞生

  1E2321-2331——正义之战(The Warof Righteousness)

  科洛文人掀起独立战争,最终演变成西罗帝尔内战,教团瓦解,众王护符失踪,阿莱西亚帝国灭亡,而后西罗帝尔东西分裂,尼本奈和科洛文,帝国人的两支同样矛盾加深。这场分裂一直持续了400年左右。

游民星空
红鹰弗兰(杯赛偷懒杰作,瑞驰尸鬼......)

游民星空
荆棘之心的诞生过程

  杂谈:稍作小节,诺德与阿莱西亚帝国的关系,从一开始的同盟互助,到兵戎相见。到了柯、霍、武三王在位时期,可谓是第一纪元两国的冰点期,战争不断、宗教倾轧,甚至接连两位至高王死于与帝国的交锋中。而一些讨论中认为的隶属臣从关系,在阿莱西亚帝国时期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而遍观帝国这段时间的历史,可以说,西罗帝尔与天际,战争大于和平,矛盾也不断升温。而至于很多玩家都认为的,“天际非龙裔帝王不臣”其实也因此不甚准确,阿莱西亚帝国并非没有龙裔皇帝(至少阿莱西亚的确是),但是柯乔里克也好,霍格也罢,都没有因单纯的诺德崇拜龙裔的传统而对帝国俯首称臣,反而大打出手,甚至丢掉了本人的身家性命。这也说明,龙裔皇帝虽然在帝国与天际的关系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也不至于成为天际是否应该臣服于帝国之下的唯一判定标准。

  其次,帝国内部的矛盾同样暴露无遗,尚武的科洛文和更亲精灵的尼本奈一样存在深刻的矛盾,这种矛盾的几次爆发,都使得帝国陷入混乱。

游民星空
尼本奈人

游民星空
科洛文人

  1E2703——第一次阿卡维尔入侵,雷曼王朝建立

  东方阿卡维尔(Akaviri)大陆的蛇人侵入天际与西罗帝尔,造成了极大破坏,而这时一位领袖——雷曼·西罗帝尔(Reman Cyrodiil)站了出来,这位天命之子生而佩戴众王护符,是历史上第一位有记载的龙裔(前面的米拉克、阿莱西亚、武夫哈斯之类全没上榜……),他在西罗帝尔整合了西边的科洛文和东边的尼本奈,并且获得了天际的支持与宣誓效忠(nords的词条里的确用了宣誓效忠的词眼),时至今日天际的许多堡垒遗迹都是当年雷曼大帝用来抗击蛇人的。最后,在天际和西罗帝尔交界的苍白小径,蛇人向这位龙裔皇帝宣布投降并效忠。后来这些蛇人组建的神龙卫在第三纪元发展成了刀锋会,他们在天际修建了天佑神殿(Sky Haven Temple)。而雷曼也创造了龙火仪式,使得龙裔身份可以代代传承。

  1E2704——雷曼皇帝将瑞驰分为天际、高岩的两部分。

  为了限制瑞驰人反对雷曼本人统治的可能,雷曼皇帝将整个瑞驰地区划分成两部分。当地对此反抗激烈。

  1E2714——威木并入帝国

  1E2762——雷曼一世皇帝逝世,卡斯塔夫(Kastav)继位

游民星空
雷曼大帝

  1E2804——冬堡起义

  好景不长,帝国和天际再次迎来了喜闻乐见的战争,2801年,皇帝卡斯塔夫命令神龙卫从马卡斯和霍尔丹对诺德人进行强行掳掠,以满足他的征兵配额,此事同样遭到神殿大师的正式反对,但遭到否决。2804年,卡斯塔夫的倒行逆施终于导致了冬堡起义爆发,以此反抗强制征兵,卡斯塔夫命令天佑神殿的神龙卫对其进行镇压,遭到神龙卫的反对。

  2805年,一名叫做卡利恩(Kalion)的阿卡维尔指挥官加入神龙卫遭拒,被派去,并且镇压了冬堡起义,当地得到消息的人们群情激奋的包围了天佑神殿,因为他们没能区分出那个卡利恩只是阿卡维尔人但不是神龙卫(没脑子就是没脑子)。包围持续了整整一年才结束(心疼神龙卫一秒钟)……时至今日,冬堡仍旧有一座名为“卡斯塔夫堡垒”的地方,内战中也提到过。

游民星空
躺枪被围的天佑神殿

游民星空
神龙卫:诺德这操作......骚断腿,骚断腿,我们的良心全喂了狗了

  1E2805——雷曼二世继位

  雷曼二世废黜了无能昏庸的卡斯塔夫,继位为帝,并通过相关谈判最终终止了冬堡的叛乱。开始了对黑沼泽和晨风的征服战争。

  1E2812-2818——奥杜因之墙在天佑神殿修建,建成之时雷曼二世亲赴神殿祭祀并建立龙裔之血的封印。

  1E2851——雷曼二世战死,皇帝布拉卓鲁斯·多尔(BrazollusDor)继位

  1E2877——多尔逝世,雷曼三世继位

游民星空
奥杜因之墙

  1E2920——雷曼三世与皇储遭莫拉格帮(MoragTong)暗杀,帝国与晨风耗时八十年的四分之战(TheFour-Score War)终结,蛇人宰相维西多·夏尔(Versidue-Shaie)摄政,第一纪元经历将近三千年走向终结。

  2E283——第二帝国叛乱兴起

  夏尔的摄政篡权遭到帝国内部的反对,夏尔对此进行毫不留情的镇压,随后宣布全国戒严,召集元老院(注意!注意!元老院登场)强行解除贵族武装

  2E324——夏尔遭到刺杀,其子萨维里恩·乔拉科(Savirien-Chorak)继位摄政。431年再度遭刺杀。(莫拉格帮三杀达成!!)

  至此第二帝国在经历五帝二相之后,土崩瓦解,无王混战的时代到来。

游民星空
维西多·夏尔

  杂谈:第二帝国的部分就此结束了,这部分中,帝国和天际关系比较大事件的无疑是天际对雷曼大帝的臣服和冬堡起义,再加上后面雷曼二世的和解。在第二帝国时期,天际与雷曼帝国呈现了较为安定的局面,虽然夹杂着一场叛乱,但雷曼帝国对天际依旧可以说采取了比较宽松的态度,包括最后两者的矛盾解决,都是以和平的外交手段。当然,天际对帝国的依附程度确实加深了,但比起日后塞普汀时期还是要轻得多。雷曼二世对其他征服的省份尊重对待,避免破坏其习俗传统的明智之举,也的确获得了天际的尊重。

  最后还是不得不说一下那场充满了戏剧性的叛乱——冬堡起义。这场起义再次说明,即使天际和帝国存在像龙裔这样的粘合剂,但是依旧不是诺德臣服于帝国的唯一标准,帝国的政策是否与其有利也同样重要。同样,这场暴动中诺德人依旧把自己脑子有坑、思维短路、智商感人的特点暴露的淋漓尽致,在不甄别是非的情况下,包围神殿长达一年,可以说是有些滑稽了。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7页:天际历史-第二次天际内战

展开

天际历史-第二次天际内战

  第二帝国的崩溃,带来了整个泰姆瑞尔历史中最混乱的年代,西罗帝尔几次易主,瑞驰王朝、科洛文军阀、萨恩家族,红钻宝座上的屁股往往还没坐热就被换了主子。在加上位面融合,莫拉格巴尔几乎将整个奈恩拖入冷港,而三大联盟也互相攻伐,对西罗帝尔王权发起了挑战。帝国的混乱之下,天际同样陷入了分裂,此次分裂,东西天际各自称王,但其何时由何人重新统一却无资料。

  2E431——天际东西分裂

  至高王罗格洛夫(Logrolf)遭到刺杀身亡,独孤领主斯瓦特(Svartr)对罗格洛夫的继承人芙瑞迪斯(Freydis)的合法性产生异议,斯瓦特要求召开领主议会重新确定至高王人选,尽管芙瑞迪斯已经得到了真理之冠的承认,被领主议会定为至高女王,而部分的议会成员也称斯瓦特为至高王。从此天际分裂成芙瑞迪斯统治的东天际和斯瓦特统治的西天际。西天际王斯瓦特的执政期间,未能有效抵御欲收复故土的兽人和瑞驰人的进攻。

  2E566——第二匕落联盟成立

  高岩各国与落锤和兽人的奥辛纽姆建立联盟,意图恢复西部商路秩序并争霸西罗帝尔王权。

游民星空
匕落联盟的建立者之一,途歇至高王埃默里克

游民星空
匕落联盟标志

  2E572——第二次阿卡维尔入侵爆发

  阿卡维尔的雪恶魔发动了对泰姆瑞尔的第二次入侵,他们未在晨风登陆,而是顺着白河直接围攻了风盔城,至高女王“炎发”麦佳娜(Mabjaarn Flame-Hair)与继承人长女纽伦海德(Nurnhilde)战死,其子“诗王”乔伦(Jorunn the Skald-King)前往世界之喉求助灰胡子,灰胡子召唤来“灰王”武夫哈斯,他们在裂谷布置防线,但是雪恶魔却转而进攻晨风,最后诺德、丹莫和亚龙人军队在晨风的石坠击败了阿卡维尔入侵者,并凿沉他们的舰队。乔伦凭借此战成为东天际至高王,东天际、晨风、黑沼泽的三个世仇民族暂时放下仇恨,组建了“黑檀心”公约(Ebonheart Pact),乔伦成为名义上的领导者。

游民星空
黑檀心公约

游民星空
诗王乔伦画像

游民星空
黑檀心公约标志

  2E576-579——瑞驰皇朝终结,科洛文军阀瓦伦·阿奎莱利斯入主白金塔,位面融合发生

  瑞驰王朝的最后一位长屋皇帝,里奥维奇推行迪达拉信仰合法化(果然很瑞驰),科洛文的瓦伦·阿奎莱利斯(Varen Aquilarios)率领军队起义,攻下帝都自立为帝。瓦伦组织名为五英杰的团队花了两年时间找到了失落的众王护符。在虫王曼尼 马克的蛊惑下,瓦伦尝试进行龙火仪式将自己变成龙裔以巩固统治,579年,仪式进行时,虫王发难,魂爆发生,奈恩暴露在莫拉格巴尔的魔爪之下,一场不亚于湮灭危机的灾难就此爆发。瓦伦也因此不知所踪,其妻子,塞利维亚·萨恩接替了他成为帝国皇帝。

游民星空
五英杰之四 瓦伦:来来来,排成一排站好,趁着曼尼不在拍合影了!!一二三。。。斯库玛!

  2E580——第一先祖神洲成立

游民星空
第一先祖神洲

  2E582——三大联盟混战,无魂者击败莫拉格巴尔

  三大联盟在位面融合前后纷纷成立,三家以西罗帝尔为棋盘,无数将士为棋子,在帝国展开了血腥博弈,这一期间各魔神也不耐寂寞的开始疯狂活跃起来(当然这也是ol为了出dlc…….)。最终一位英雄——无魂者深入冷港击败了莫拉格巴尔,迫使其放弃了位面融合。

  三大联盟究竟终于何时不清,天际何时统一不明…….

游民星空
三大阵营混战

游民星空
暗锚下的帝都

  杂谈:天际的第二次分裂比起ol主线只能说是一个小插曲。但是作为和本帖内战分析来说却能总结出很多东西。如果两大帝国时期的事件充分说明了天际的相对独立和并非一昧臣服于龙裔皇帝的名号。那第二次分裂则是对至高王这个位置的一些反映。至高王除了需要能够佩戴王冠以证明合法性,还需要一定的威望和战斗力,能够带领天际去战斗,这点在哈拉尔德、弗拉吉、柯乔里克、霍格、乔伦等人身上有着很好的体现。当至高王并没有足够的实力的时候,领主轻则不满,重则挑战,一个孱弱(诺德意义上的)的至高王带给天际的只有分裂与内战。

  同时,龙裔皇帝是阿卡托什的代言人,是保护奈恩的重要保证之一,当其不存在或者出现问题的时候,也就是阿卡托什王权不稳定的时候,一旦王权不能稳定,那么迪德拉魔君们就会趁虚而入。

游民星空
位面融合发起人——莫拉格巴尔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8页:天际历史-塞普汀王朝时期天际

展开

天际历史-塞普汀王朝时期天际

  在第二纪元依旧混乱之时,灰胡子预言一位英雄将终结乱世,泰伯·塞普汀横空出世,扫清六合,席卷八荒,最终建立了前无古人的大一统泰姆瑞尔帝国。

  2E827——“早髯”亚尔提(HjaltiEarly-Beard)出生于高岩,也就是日后的泰伯大帝

  关于亚尔提的血统和出生地一直众说纷纭,有说布莱顿,有说诺德,也有诺德、布莱顿混血。而帝国虽然宣扬他是来自阿特莫拉,但是阿特莫拉已经冰封,这种说法大约只是巩固帝国与天际关系的政治手段,而且如此粗浅或许只能骗一骗不善思考的诺德人罢了。但介于泰伯与武夫哈斯合并成神之后可能具有一定重合,武夫哈斯的故乡变成泰伯故乡的说法也就成立了(详见n姐的时间轴贴)

  2E830——第二先祖神洲建立

游民星空
帝国袖珍指南第一版,泰伯头像

  2E852——泰伯战争开始(泰伯同志清扫奈恩)

  亚尔提成为了一位出自佛克瑞斯的科洛文军阀——古里该隐(Cuhlecain)的部将,并且在2E847年的老霍尔丹战役中再一次帮天际征服了瑞驰地区。

  Ps.在灰胡子发出预言之后,武夫哈斯同样来到修道院,他自信的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但灰胡子瞬间就将他吼成灰烬,并且告诉他,真正的天命之子是亚尔提,而且一定要记住背叛的颜色。武夫哈斯开始寻找,最终在老霍尔丹外的军营中找到了正在为久攻不下而苦恼的青年亚尔提,他们经过一夜的交谈,达成了协定,武夫哈斯成为为其征战的秘密武器和后盾,而亚尔提在得势之后则要帮他带兵进攻晨风报仇。达成协议的第二天,霍尔丹的大门就被吼声击溃。(所以很大可能击溃霍尔丹的是武夫哈斯而不是泰伯)

  852年,泰伯率军攻打桑卡托(Sancre Tor)的诺德和布莱顿联军,据说在战斗中泰伯使用了龙吼,阵前的诺德人就纷纷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了。占领桑卡托的泰伯发掘了雷曼三世的墓葬,获得了众王护符(与前面的新设定略有冲突)。

游民星空
桑卡托

  2E854——泰伯攻入帝都,古里该隐遇刺。亚尔提正式改名泰伯·塞普汀

  或许古里该隐当真无人皇之份,在泰伯攻入帝都不久,这位马上就要成为天下共主之人就被高岩的夜刃刺客杀死。而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亚尔提就顺理成章的接过地位,改名为泰伯·塞普汀,古里该隐被追封为“零皇”。当然也有一种说法,就是这其实是泰伯一手自导自演的夺位戏码。

  2E863——黑岩海战,泰伯吃瘪

  在称帝之后,泰伯以不可阻挡之势,平定了西罗帝尔、天际、高岩、艾斯维尔等地,但在进攻夏暮岛之时,第三军团却被神洲海军打了一个几乎全军覆没。泰伯不得不将攻打夏暮岛的计划滞后,转而进攻落锤。

游民星空
传奇牌——高精灵士兵

  第三军团: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先祖神洲先动的手

  2E864——亨丁湾海战(Battle ofHunding Bay.),泰伯一统人类诸省

  落锤在至高王塔萨德二世的领导下抗击着泰伯的进攻,但864年塔萨德逝世,落锤再度陷入先驱派和皇冠派的争斗,泰伯借帮助先驱派之名进入落锤,并在亨丁湾打败皇冠派,将落锤纳入了帝国版图。至此所有人类行省全部进入帝国的管辖。但是同年,落锤就爆发了起义(上古卷轴外传:红卫),推翻了帝国政府,迫使泰伯做出让步,给予一定自治权并保留两派。

游民星空
泰伯塞普汀(红卫外传)

  2E882——达格思·乌尔回归,晨风三神的神力开始衰落,泰伯趁机攻打晨风,陷落哀伤之城,而三席则与之签订合约,交出黄铜塔纳米迪安,晨风名义上归属帝国,泰伯也就就此撤军回师。此事遭到了其左膀右臂的武夫哈斯极大怨愤,因为泰伯撤军就是违背了当初二人定下的约定,恼怒之下的武夫哈斯弃泰伯而去。

游民星空
达格思·乌尔

游民星空
审判席三位大仙儿

  2E896——泰姆瑞尔一统

  在获得了纳米迪安之后,首席战法师祖林·阿克图斯对其进行研究,并且找到了适合替代洛克汗之心以启动它的东西,即盛有武夫哈斯这个舍扎因灵魂的灵魂石“曼特拉”。祖林找到泰伯,二人定计,以重新攻打晨风为名找回武夫哈斯,当武夫哈斯来到白金塔之时,祖林率领一众刺客杀出,武夫哈斯在死前奋力一击杀死祖林,二人同归于尽。而随后泰伯进入,捡起灵魂石,并召来元老院,宣布祖林谋逆,武夫哈斯为护驾身亡。二人遭到泰伯无情的抛弃与背叛,于是残留的一丝灵魂融合变成了幽域之主(underking),一直到二代游戏之时才消散。(详见《阿克图斯邪说(星灵异教)》The Arcturian Heresy)

游民星空
幽域之主

  随后泰伯利用纳米迪安制造了一场龙破,使先祖神洲的首都阿利诺陷入一场从神话纪元一直持续到第五纪元的围城,这场围城的时间线没有真正成为阿卡托什时间线上的真实,但高精灵们借助水晶塔观测了这一惨剧,在水晶塔失活后彻底绝望。随后神洲解散,夏暮岛和威木并入帝国(也为日后梭默势力抬头埋下祸根)。第二纪元结束,第三帝国正式建立。泰伯塞普汀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位统一全大陆的帝王。

  3E38——泰伯·塞普汀大帝驾崩,为大陆共主38年。其孙佩拉吉奥斯·塞普汀一世(Pelagius Septim)继位。

游民星空
泰伯的野心之源——黄铜塔

  杂谈:还是来说一下楼主对泰伯这个人的看法。从正面积极来看,泰伯无疑是一个草根励志的传奇,从手里拿着一张灰胡子颁发的“龙裔资格证书”到富有四海,他的一生可谓波澜壮阔。虽然我们平日常常戏称他是人渣,但不可否认他的征服战争的确给泰姆瑞尔带来了难得的和平岁月,各民族之间的交流往来也因之而频繁。他的确是一位“伟大的君主”,但“伟大的君主”往往也是“卑鄙的人类”的最好代名词。所以从消极的一方面讲,弑主、杀师、卖友、背盟、阴谋、欺诈、屠杀,一切都已经突破了常人认知中最后的道德底线,即使是政治家难以成为圣人。他的王座仍旧是由无数人的鲜血与诅咒堆砌而成,或许真的是有伤天和,他刚刚去世就落得断子绝孙的下场。他用他一百一十一年的漫长人生谱写了阴谋与光明、欺骗与背叛、战争与征服、凡人与天命的瑰丽史诗,至今他的事迹尤为我们这些玩家津津乐道。

  他神文圣武,继承大统;他志存高远,统一大陆;他心存凶险,弑主篡位;他冷酷无情,卖友求荣。他,是无所不能的塔洛斯;他,是万民膜拜的伊斯米尔风暴王冠;他,是至高无上的泰伯·塞普汀大帝;他,是出卖、欺骗了全世界的亚尔提。

游民星空

  3E41——佩拉吉奥斯·塞普汀一世皇帝在至高神殿遭到了黑暗兄弟会的刺杀,佩拉吉奥斯是泰伯的唯一孙子,死后没有留下任何子嗣,皇帝位置由泰伯的兄弟阿格诺里斯(Agnorith)的女儿金泰拉一世(Kintyra)继承(虽然词条中和《帝国简史》都把金泰拉记成佩一的堂姐妹,但实际看关系应该是姑姑),泰伯的直系继承人二世而斩。金泰拉曾经在威木的希林瓦纳做女王。佩一和金一时期第三帝国经济发展,风调雨顺,延续了泰伯时期的辉煌,而金泰拉一世也颇为热衷艺术。

  3E48——金泰拉一世逝世,其子尤瑞尔·塞普汀一世继位。

  金泰拉死后,其子尤瑞尔·塞普汀一世继承大统,于48-64年期间执掌泰姆瑞尔,在位期间大规模推广战士、法师公会,并制定律法。为第三帝国的稳定和团结做出贡献。

游民星空
佩拉吉奥斯一世遇刺的地点——至高神殿(Temple of the One)

  3E64——尤瑞尔一世逝世,其子尤瑞尔二世继位。

  辉煌崩坏的前兆,尤瑞尔二世继位后,枯萎病、瘟疫、叛乱不断爆发,而他本人对财政的失误管理,也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一个破烂摊子。

  3E80——波特玛公主(Potema)下嫁独孤城国王曼提亚戈(Mantiarco)

  曼提亚戈是不是至高王不清楚,因为uesp上skyrim的ruler部分并没有写上他的名字,而其本人词条也没有“至高王”的词眼,所以应该只是独孤领主,毕竟帝国经常把其他省份的王公爵位认错。尤瑞尔二世年仅十四岁的孙女波特玛(我的天…..萝莉狼女王)嫁给了独孤国王。这位独孤领主非常爱他的妻子,甚至允许其进行全部控制。(这同样可以看出帝国对各行省的渗透与尝试掌控)

  3E82——尤瑞尔·塞普汀二世逝世,其子佩拉吉奥斯二世继位

  为了清还老爹留下的债务,解决财政危机,佩老二解散了元老院,把其席位交给大笔交付钱财之人,此法甚至被其推行到了整个泰姆瑞尔的那些国王和封臣领主中,一时间卖官鬻爵之风大盛(无论古今中外哪朝哪代,卖官鬻爵都是国家机器腐化的最好写照)。最终虽然财政危机得以解决,但败亡祸根依然种下。3E98/99年,佩二离世(许多人称是被某前元老院成员报复毒死。Ps.元老院再下一血!!!)

游民星空
元老院

  3E99——佩二逝世,安提奥丘斯·塞普汀(Antiochus)继位

  安提奥丘斯在佩拉吉奥斯二世死后继承了皇位,一改以前塞普汀家俭朴的家风,安提奥丘斯极度奢侈、贪杯、好色,用资料中的话就是“肥胖而好色的皇帝”,这位皇帝在位期间,国内的内战愈演愈烈,比之祖父尤二时期更甚。

  3E110——群岛战争

  110年,锚莫入侵夏暮岛,群岛战争爆发,安提奥丘斯与夏暮岛诸王公凭借赛伊克教团的风暴才将其驱逐。

游民星空
锚莫

  塞普汀王朝的前段历史,在辉煌与腐败的交织中终结,皇帝自身的奢靡、官僚集体的特权化和封闭化、地方行省的动乱,使得在外的诸皇族子弟蠢蠢欲动,泰伯等几个皇帝辛苦建立的辉煌成就也即将付之东流。

  3E120——安提奥丘斯逝世,其女金泰拉二世继位

  3E121——尤瑞尔·塞普汀三世称帝,金泰拉被废

  金泰拉二世继位不久,她在天际的姑母狼后波特玛与其子尤瑞尔·曼提亚戈指斥先帝安提奥丘斯著名的“皇城颓废”,对金泰拉的继承权发起挑战。尤瑞尔纠集天际、高岩、晨风部分不满的国王对塞普汀帝国展开三次袭击,第一次袭击发生在高岩匕落骸骨湾,金泰拉遭尤瑞尔生擒,囚禁于格兰角监狱中,之后帝都在两个星期内遭陷落,尤瑞尔抛弃曼提亚戈这个承自父亲的姓氏,改名“尤瑞尔·塞普汀”以加强自己的皇权正统性,最终被宣布为帝国皇帝。

游民星空
帝都市场区西侧的尤瑞尔三世雕像,是红钻战争期间为纪念其胜利而雕刻的

  3E121-137——红钻战争(War ofthe Red Diamond)

  波特玛母子的篡位,遭到了佩拉吉奥斯二世另外两个儿子——落锤吉拉尼(Gilane)国王塞弗勒斯一世(Cephorus)和高岩途歇城国王玛格努斯(Magnus)的反对。兄妹三人及其子侄展开了围绕红钻宝座的殊死较量。波特玛与尤瑞尔母子争得了天际与北晨风的支持,而塞弗勒斯兄弟则得到全高岩的支持,落锤、夏暮、威木、黑沼泽等地虽意见不能统一但大多数人也支持塞弗勒斯兄弟一方。

  123年,被囚禁的女帝金泰拉二世遭杀害,127年,塞弗勒斯一世在落锤的伊齐达格战役(Battleof Ichidag)生擒其外甥尤瑞尔三世皇帝,在押送尤瑞尔回帝都接受审判的途中,尤瑞尔被民众放火活活烧死在了囚笼之中,年仅三十岁。塞弗勒斯继续前往帝都,被拥立为帝国皇帝。但塞弗勒斯的帝位依旧受到妹妹波特玛的威胁,双方对垒十年,最终,137年,波特玛死于独孤城包围战,红钻战争最终结束。但战争的余波在第三纪元末期依旧还在,天际有一个宣称波特玛与尤三是塞普汀最后正统血脉的地下组织——the H?rme常常对帝国堡垒发起袭击,而4E201年,波特玛又险些回归。

游民星空
第四纪元时阴魂不散的波特玛

  3E140——塞弗勒斯一世逝世,其弟玛格努斯·塞普汀·继位

  忙于战事的塞弗勒斯并未留下子嗣,佩二的幼子玛格努斯继承了兄长的帝位,但是其时玛格努斯也已经风烛残年,在惩处了红钻中叛乱的诸省王公已经耗尽其心力。他让自己的儿子佩拉吉奥斯三世迎娶了瓦登费尔女公爵卡塔瑞亚(Katariah)。

  3E145——玛格努斯逝世,其子佩拉吉奥斯三世继位

  佩拉吉奥斯三世在137年时候,曾经做过独孤领主和天际至高王(佩拉吉奥斯本人是布莱顿种族,却做了天际的至高王)。或许是因为波特玛留在独孤城的诅咒,这位皇帝在天际为王时期就已经以疯狂和怪癖闻名,称帝之后精神状况更每况愈下,政务则由其妻子卡塔瑞亚进行处理,最终,他被送入疯人院,年仅34岁就英年早逝了。其后,丹莫皇后卡塔瑞亚成了塞普汀王朝皇帝,塞普汀的纯正人类皇帝就此不存。

游民星空
疯王佩拉吉奥斯三世,谢叔叔好盆友

  杂谈:自古以来,帝王宝座都是皇室宗族最梦寐以求的宝物,虽然是骨肉血亲,但龙床之上为君,丹墀之下为臣,这几步距离就宛若天堑。在安提奥丘斯的荒唐奢靡之后,塞普汀宗室发起了波及大陆的继承人角逐,最后,二帝遭戕,宗室凋零,皇统衰落,打生打死十余年,反倒是一个成天要上吊的疯子坐了龙庭,何其荒唐而又何其可悲。需知,在战前,兄妹三人各居一方,是裂土封疆的凤子龙孙,但最后,二人绝嗣,一人身死,不但打乱了中央为加强地方控制而布的局势,更使得皇权暴露于元老院下,之后时代成了皇权相权的互相碾压的时代,可以说尤三母女真的是是塞普汀的不肖子孙了。

  再说回天际,从佩拉吉奥斯三世就任至高王来看,此时的天际的的确确是快沦为了帝国的附属品,领主议会也差不多被帝国架空成了摆设,不然天际王位断不至于让一个布莱顿人,而且是个疯子担任。而且独孤的领主则也与帝国休戚与共,成为塞普汀的控制天际的得力助手。

游民星空
令无数人迷醉疯狂乃至飞蛾扑火的红钻宝座

  3E153——佩拉吉奥斯三世去世,卡塔瑞亚继位

  153年,疯王病逝,他与卡塔瑞亚的儿子年龄太小,所以妻子卡塔瑞亚继承了皇帝位置(塞普汀唯一一个纯精灵皇帝),在位期间力图修复帝国与诸省关系,而其在位46年被视为泰姆瑞尔历史上最光辉的时代之一(人类皇帝的烂摊子被精灵收拾也是够讽刺的)。但是由于她精灵的血统,元老院中支持她的人少之又少,双方的分歧最终闹到双方派人决斗来解决,卡塔瑞亚女帝的冠军击败了元老院的冠军,为其赢得了一些尊重,不过元老院还是从中攫取了一些权力。但依旧由于和元老院关系不佳,女皇时常巡游各省,最后3E200年在黑沼泽被害。女皇前后下嫁两夫,第一位是佩拉吉奥斯三世,第二位是高利威尔·劳瑞亚(Gallivere Lariat),一位布莱顿贵族。她与两位丈夫各有一子,长子卡辛德,次子尤瑞尔·劳瑞亚。

  3E200——卡塔瑞亚遇害,卡辛德(Cassynder)继位

  在卡塔瑞亚遇害后,佩拉吉奥斯三世的独子,途歇国王卡辛德继承了皇位,虽然卡辛德是人莫混血儿,但是此时也已近暮年,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他将自己的同母弟尤瑞尔·劳瑞亚接纳进塞普汀家族,两年后,卡辛德就过世了。

游民星空
第三帝国时期长期由塞普汀家族把持王位的途歇城

  3E202——卡辛德逝世,尤瑞尔·塞普汀四世继位

  卡辛德将自己的同母弟尤瑞尔接纳进入塞普汀家族,并且管理自己曾经拥有的途歇城,202年,卡辛德逝世,尤瑞尔来到帝都成为新皇。虽然从法律角度,尤老四的确是塞普汀家族的一员,但是从血缘关系的角度来说,他和塞普汀家族可以说一个塞普汀的关系都没有。缺少血缘关系的扶持的情况下,元老院极少有承认其地位之人。在位四十三年期间,拥有财力和权力的元老院再次赢得皇权相权角逐的胜利。在其执政的246年,元老院试图解决一些天际的产权纠纷,并阻止不在场的和外邦的领主参与会议,最后决定能够占领城堡三个月的非诸侯人士可以获得产权。次年,尤四去世。

  3E247——尤瑞尔四世去世,塞弗勒斯二世继位

  尤瑞尔去世之后,其子安多拉克并没能顺利继位,元老院经投票选举出其表亲塞弗勒斯二世继位,因为比起尤瑞尔父子,他拥有更多的皇室血脉(恐怕是个人也比尤老四爷俩儿多)。安多拉克的支持者们爆发叛乱,在九年中不断与帝国军队交战,最后拥有更多支持者的塞弗勒斯赢得胜利。内忧刚去,外患遂生,海蒙·卡莫兰率领迪德拉和亡灵军席卷威木落锤高岩,但塞弗勒斯的雇佣兵却被系数打败,最后还是地方军队肃清了叛乱。塞弗勒斯在位期间,叛乱时长数十年。他由于本人是诺德人的关系(但是可能也是混血),所以更加同情天际和晨风,这使得塞普汀一向厚待拉拢的布莱顿民众极大不满。最终,塞弗勒斯的统治在内忧外患中结束。

游民星空
卡莫兰的复国野心一直在

  3E268——尤瑞尔·塞普汀五世登基,阿卡维尔远征

  尤瑞尔五世继位后开始了一系列对外征服,一改大家对帝国已经孱弱的看法。在271~284年先后征服数个泰姆瑞尔和阿卡维尔之间的岛屿,而后组建大舰队亲征阿卡维尔(跨海征东·JPG),元老院对其先头的准备活动表示无可挑剔,但是事实上他们都低估了此战的风险性。尤瑞尔五世本人也显然为航线和登陆后的几场小胜给忽悠的飘飘然,带领着四大军团浩浩荡荡开赴阿卡维尔后,没有紧锣密鼓展开攻势,反而派人去召集蛇人国王和领主,想要宣传王化,希望不战而胜,其结果自然也就是无功而返。帝国维持着庞大的补给线,承受巨大的压力的同时,尤瑞尔却用自己的刚愎自用为其雪上加霜。

  紧跟着,帝国又输送大批平民殖民者,来到阿卡维尔以期减少补给消耗,建立根据地。但殖民者刚刚出发,补给线上的岛屿爆发叛乱,平民与军队都无法得到很好补充,预备登陆的两个军团也只能用于平定补给线,再加上冬季已至,此时元老院便请尤瑞尔五世回师处理其他政务,但是皇帝坚持继续留在阿卡维尔,但事实证明元老院这次并不是添乱,一场调查之外的冬季风暴席卷了舰队船只,军队无法撤退,补给也无法送达,军民补给告急,只能支撑到春天,但春涝夏旱颗粒无收,补给舰队在原定计划的两个月后才残破的来到塞普汀米亚据点,元老院此时再度敦促皇帝立刻启程归国,但皇帝又因舰队无法一次性带走四个军团为由拒绝回去。最终,弹尽粮绝,缺食缺水的军队全军覆没,皇帝本人被射杀。这场阿卡维尔入侵最终失败。(更加详细的过程参看《报告书:艾欧尼斯的灾难》Report: Disaster at Ionith)

  虽然这场战争失败了,但是仍有人因尤瑞尔五世前期的胜利而崇拜他是继泰伯之后的第二位战士皇帝,甚至将他奉为军事天才。但元老院在失败的总结中,依旧把东征定性成了“愚行”。

游民星空
阿卡维尔装束

  杂谈:尤瑞尔五世是个神奇的皇帝,经历神奇,操作更神奇。他的对外侵略战争,是殖民性质、征服性质的战争,从一定角度来讲并不正义。但从神学角度带有龙向蛇进行反扑尝试的意味。在帝国刚刚经历内忧外患之后,发动对外战争不失为转嫁内部矛盾的一个办法,这在现实历史中并不罕见。但是,满足于几场不大不小的前期胜利,不充足的战前调查,盲目乐观的战争预期,浩大漫长的补给航线,刚愎自用的不听劝阻,使得尤瑞尔五世和其军队在不熟悉敌方战斗力、敌国天时地利等等情况下盲目踏上了危险的征途和陌生的土地。三国演义里诸葛孔明说的却好,“为将者,不通天文,不懂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盲目自满于前期胜利,妄图不战而屈人之兵,结果贻误战机,不知兵贵神速;错误估计敌我形势,天时地利全然不曾总结调查,天灾摧毁补给,地理阻碍增援;在明知劣势的情况下却又大起妇人之仁不肯抛下部分军队;元老院的几次劝谏却当成了放屁。最终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即使他前期整合帝国确有些功绩,但这样的庸才,如此的愚行,却还捧他到了泰伯第二,真的可以说是贻笑大方了。

游民星空
尤瑞尔五世(七世的一代图)

  3E290——尤瑞尔五世客死异乡,子尤瑞尔六世继位,母托尼卡摄政

  尤瑞尔在阿卡维尔惨死(确实惨),五岁的儿子尤瑞尔六世继承皇位,由于皇帝尚在幼冲,他的母亲托尼卡暂时摄政,但母子都被元老院基本架空,成为摆设,元老院在此期间无节制的行使立法权力,借机发财,直到尤六22岁之前,一直只保留了最底线的一票否决权,一时皇权不振。

  但尤瑞尔很快开始活用自己的一票否决权与元老院周旋,他将自己的异母妹妹莫瑞哈萨(Morihatha)下嫁给冬堡男爵奥夫·杰森(BaronUlfe Gersen),借此获得财力和影响力,成为他的鼎力支持者。313年,尤瑞尔六世夺回权力,转眼就坠马身亡(…….)。

  3E313——尤瑞尔六世去世,妹莫瑞哈萨继位

  在尤瑞尔六世英年早逝之后,他的妹妹莫瑞哈萨继承皇位,开始对帝国进行改革,使得诸省全部归属其管制,并开始对祖父塞弗勒斯二世时期开始逐渐愈演愈烈的各地叛乱进行镇压。在其谨慎的指挥下,帝国逐渐转守为攻,反叛王公也逐渐被擒拿。但尽管军事行动相对成功,元老院依旧对她过分谨慎导致延误战机而不满。一位亚龙人议员托瑞克·罗姆斯对其并未发兵解救自己的部队而不满。最终3E339年,莫瑞哈萨死于刺杀,而罗姆斯被指责策划此事件,遭到处死,但其本人至死坚称自己是无辜的。莫瑞哈萨的子嗣此时都已经死去,而其双胞胎姐妹埃伊萨则于335年病故,故而埃伊萨的儿子,佩拉吉奥斯四世继位。

  3E339——莫瑞哈萨去世,佩拉吉奥斯四世继位

  佩拉吉奥斯四世继承了姨母的遗志,继续对各省进行安抚收服,尽管各省王公已经骄扬跋扈不可一世,但佩拉吉奥斯凭借自己三十年的不懈努力终于使泰姆瑞尔重现尤瑞尔一世时期的团结繁荣。(这也是塞普汀王朝最后的挣扎和回光返照,佩四、尤七、马丁祖孙三人最终没能挽救这个日暮西山的腐朽帝国)

  3E368——佩拉吉奥斯四世去世,其子尤瑞尔·塞普汀七世继位

游民星空
位于帝都市场区东侧的佩拉吉奥斯四世雕像

  3E389——贾加·萨恩窃国乱政

  帝国战法师——贾加·萨恩(Jagar Tharn)将尤瑞尔七世皇帝囚禁湮灭,自己借助其相貌统治帝国,并且煽动各地爆发战争,一时间帝国战火四起。史称“帝国幻象”(the Imperial Simulacrum)。

游民星空
窃国大盗、首席战法——贾加·萨恩

  3E395——“五年战争”(The Five Year War)爆发

  卡吉特与木精灵间爆发了持续五年的战争,最终艾斯维尔获胜,双方战争极度血腥,甚至有屠杀平民事件。而木精灵也发动了狂猎的力量,但最终失控。

  3E396——蓝界战争(War of the BlueDivide)、本尼德马克战争(The War of theBend'r-mahk)、阿尼西亚战争(The ArnesianWar)相继爆发

  高精木精之间爆发蓝界战争,高精灵、木精灵、卡吉特这曾经的神洲盟友开始了疯狂的战争,高精灵和卡吉特使威木腹背受敌,最终使木精灵战败。

  此时天际也终于不在沉寂,悍然发动对落锤高岩的侵略,以期恢复昔日诺德第一帝国的固有领土(马后炮放的有点晚),最后高岩落锤联军大败,杰哈那和艾琳赫尔被天际攻陷。此战导致红卫内部先驱与皇冠党矛盾激化,而红卫与布莱顿也因此对立。

  晨风、黑沼泽也爆发了阿尼西亚战争,亚龙人奴隶杀死了丹莫奴隶主,双方因此激化了矛盾,战争爆发,最终晨风向南扩展了领土。

  3E399——梅涅鲁斯·大衮入侵战斗神塔,战法师们被杀,最终一名战法学徒将其放逐回去。

游民星空
战斗神塔

  3E399——永恒冠军塔林击败了伪帝贾加,迎回尤瑞尔七世,帝国幻象结束

  贾加带给帝国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佩四和尤七先前的努力几乎因此付之东流。但之后尤瑞尔开始重整山河并再次让整个大陆团结起来。

  3E417——西方扭曲事件(Warp in theWest)发生(二代游戏:匕落剧情)

  二代目主角受命前往高岩调查骸湾地区的争斗。纳米迪安重现,匕落、途歇、奥辛纽姆、虫王、幽域之主纷纷出手。最终二代目启动了黄铜塔,龙破发生,一口气炸出十五条时间线,高岩百余小国灰飞烟灭,人口损失大半。此次事件之后,成为幽域之主的武夫哈斯和祖林放下了对泰伯的仇恨,塔洛斯也真正意义上成神。

游民星空
二代曼尼

游民星空
四代曼尼

游民星空
ESO曼尼

  3E427——尼瑞瓦因被尤瑞尔送返晨风

  三代主角尼瑞瓦因回归晨风,毁灭了洛克汗心脏,消灭了达格思·乌尔,审判三席也因此失去神力来源,最终消失。

游民星空
尼瑞瓦因的前世——晨风英雄尼瑞瓦(绿帽侠)

  3E433——湮灭危机(Oblivion Crisis)爆发

  尤瑞尔七世与继承人全部死于邪教神话黎明的刺杀,大衮在泰姆瑞尔各处开启湮灭门,夏暮水晶律法倒塌;晨风军团撤回西罗帝尔,丹莫在瑞多然和泰瓦尼领导下反抗;天际从佛克瑞斯到冬堡被迪德拉大军卷了个遍,由此也越加憎恶魔法;唯独黑沼泽在神树预警下有效组织了反击,受损不大。此后第七位西罗帝尔冠军与马丁·塞普汀君臣在西罗帝尔反抗大衮,最终,马丁打碎众王护符,召唤出护符内历代龙裔皇帝众魂形成的阿卡托什驱逐了大衮。但塞普汀血脉就此正式断绝,众王护符不复存在,人类王权象征的白金塔失活,龙裔皇帝就此消失。塞普汀王朝覆灭。

游民星空
梅涅鲁斯·大衮

游民星空
尤瑞尔·塞普汀七世的末路

游民星空
塞普汀最后的良心——马丁

  杂谈:尤瑞尔七世是一个悲剧的帝王,正像他自己临终所说“这八十七年以来,我从未主宰过自己的梦”,他的才能不逊于帝国其他几位有为的皇帝,虽然很多人在游戏中留下这是一个老迈懦弱而悲剧气息十足的皇帝,但他第三次出版帝国指南,几次整合国内势力,高岩数百小国灰飞烟灭,奥辛纽姆正式成为合法一部,晨风三神在他在位之时烟消云散,虽说这些事迹和几位主角关系颇大,但足见他极具识人用人之能,几个在其他时代也可以大有作为的英雄人物的身后,都有他的身影,这样的帝王怎可以寻常三村老叟视之?佩四、尤七、马丁祖孙三人,如果放在帝国早期和中期,可能会给帝国带来更加辉煌的时代,但是他们生在帝国已经摇摇欲坠的晚期,相权膨胀,神鬼肆虐,诸省离心,即使佩四父子努力了长达九十年的时光,也再不能够挽救一个从里到外烂得不剩好肉的帝国。而贾加的乱政、湮灭的危机,最后向悬崖推了这个帝国一把,将其推入了深渊。不得不说,神和一些具有强大实力的个人在历史中的力量,很多时候不是凡人政府可以有效抵抗的,所以尤瑞尔七世并不是亡国之君,却最终亡国的很大因素,还是源于上古卷轴世界观这种确确实实存在的客观唯心环境。

游民星空
一生不能主宰自己的末代皇帝

  再对塞普汀王朝做以小结,塞普汀王朝始于泰伯,终于马丁,是第一个统一了全大陆的帝国(名义上)。泰伯所建立的统一,是一次“低质量”的统一,控制力虽然堪称空前的加强,但依旧严重不足,其体现就是诸省的内部矛盾、诸省之间的矛盾、诸省与中央政府的矛盾并没有得到本质性的解决,而且衍生出了更多新的矛盾,夏暮第二神洲倒台激进势力借机发展,落锤两派仇恨更甚,艾斯维尔入侵时的盲目屠杀,无不为新生的帝国埋下新的仇恨种子。而为了加速统一和规避损失,泰伯的征服中也充满了妥协和让步,也使得一些顽固的旧势力毫发无损成为了新朝权贵。而为了打压这些地方势力,帝国不断扶植新兴势力和皇族近亲去进行抗争,如晨风哈拉鲁,红卫先驱派,天际独孤城、冬堡等等,很多帝国皇帝在继位前也是行省的领主国王,比如金泰拉一世在威木,尤瑞尔三世、佩拉吉奥斯三世在天际,塞弗勒斯一世在落锤;玛格努斯不但是途歇国王,还娶了黑沼泽的一位领主为妻……帝国凭借其宗教优势、政治优势、经济优势成功笼络了一批地方势力,尤其以天际明显,塔洛斯和龙裔皇帝成为二者的紧密纽带,独孤城成为政治中心,甚至连至高王的选择也由帝国做主。但即使如此,各省割据势力依旧强大,仅仅立国64年,从尤瑞尔二世开始,就已经出现叛乱离析的前奏。而大肆在各地播撒皇室宗族,也使得这些人掌握了权势,萌生了野心,非但不能“封建亲戚,以藩屏周”,反而尾大不掉,造就了更大混乱,红钻战争就是最好的例证。虽然统一的质量不高,但也有部分原因可以归结于帝国的版图在塞普汀王朝出现极度膨胀,征服了很多以前帝国未曾征服的地区,而这些地区如何统治,确实也是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宗室的乱斗、经验的匮乏、无能的君主接连出现也使得政治形势越发不容乐观。

游民星空
塞普汀世系

  说完帝国地方与中央的混乱,再说帝国核心统治阶级之间的混乱,可以说整个帝国权力角逐的焦点就是皇帝和元老院,自佩拉吉奥斯二世重组元老院以来,诸多掌握财力的大富豪们充斥了元老院。有了钱,自然就希望有权,元老院开始变着法子从皇帝那里攫取权益,架空主子,尤瑞尔六世最惨的时候甚至只剩了一票否决权,成了光杆子司令。佩二死后,很多皇帝的任务就是与元老院斗智斗勇,维护皇权,塞普汀王朝数位皇帝死于非命,其后都有元老院的影子。但并不意味着元老院是完完全全的反面形象,他们需要负责帝国日常运行的诸多事务,也同样调和诸地矛盾,对于一些君主犯二犯傻的情况,他们也会尽力去进谏(比如尤老五),而从雷曼王朝时期以来,帝国几次无主之时,元老院摄政们都尽力维持着帝国不走向彻底崩坏。所以皇帝与元老院虽然互相争斗也互相依赖,他们共同构成了帝国的上层统治集团,在帝国的大利益方向上依旧趋同,对皇帝·元老院这种二元体制不能一味的批驳,也不能一味的鼓吹。

游民星空
元老院护符

  而从较为唯心的方面来说,帝国之所以能够确立霸权,在于白金塔、其原石众王护符与阿卡托什签订的协议,使得阿卡托什确立了统治地位,而此时,众王护符被马丁打破以驱逐大衮,白金塔失活,阿卡托什的王权开始走向崩塌,也注定了日后帝国在泰姆瑞尔的统治即将走向衰微。(后面的一切也印证了这一点)

游民星空
只剩下架子的白金塔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9页:天际历史-迈德王朝时期天际

展开

天际历史-迈德王朝时期天际

  由于迈德王朝是后面内战背景里要详细叙述的,所以这里只讲到提图斯·迈德二世继位为止

  4E0——奥卡托摄政

  塞普汀王朝于湮灭危机中绝嗣,元老院一时无法决断何人继立,首相奥卡托暂时摄领政事。

  4E5~10——帝国崩坏开始

  4E5年,失去维威克神力保护的巨大陨石——Ministry of Truth最终开始下坠,陨石直接粉碎了维威克城,红山再度爆发。瓦登费尔岛沉没,大批丹莫难民外逃。黑沼泽脱离帝国(毕竟当初湮灭危机没咋损失),趁机大举进犯晨风,击败了泰瓦尼家族,最终被瑞多然家族击退。艾斯维尔首脑遭到刺杀,也在此期间脱离了帝国管辖。

  4E10年,梭默崛起,奥卡托遭到梭默刺杀,而后的帝国领袖悬而未决。元老院竞相夺权却谁都没能成功,帝国出现七年“风暴王冠空位期”。

  4E11~15——奥辛纽姆遭到落锤和高岩军队攻陷

  4E16——天际至高王正式将索瑟姆的管理权交付丹莫

  随着5年时的红山爆发,丹莫难民涌入。天际方面在16年将索瑟姆交给了丹莫,表面上是对丹莫难民们不幸的同情,实则为了规避与晨风方面的种种冲突并且能够落下好名声,自此晨风大量人民流亡索瑟姆,东帝国公司也不得不将鸦石镇的管制权交给了瑞多然家族。

  4E17——提图斯·迈德一世登基,迈德皇朝建立

  元老院在奥卡托死后群龙无首,在七年时间里,皇帝立一个倒一个,最终选择一个不得人心且有变态行径的尼本奈战法师“叽咕”托勒斯(Thules the Gibbering)为皇帝,17年,科洛文军阀提图斯·迈德仅率领一千部下强闯帝都,逼元老院立其为帝,尽管元老院还是希望出身尼本奈的人掌权,但最终还是属意提图斯登基。由于他证明他的确聪明而能干,天际对于提图斯登基表示支持。(这部分可见《新的威胁·卷四》Rising Threat)

游民星空
苦撑十年终遭刺杀的宰相——奥卡托

  杂谈:此时我们可以看到,在17年提图斯·迈德一世建立迈德王朝之前,帝国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四分五裂,而此时迈德王朝可以说是全盘接过塞普汀和元老院的破烂摊子。提图斯用其才能使天际接受他成为皇帝,其实应该还有一层原因,就是在龙裔皇帝不再存在的情况下,一个尚武的、信仰更加相近的科洛文人,算得上天际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了。至于帝国的名称、旗号、货币、体制,迈德王朝是没有大兴改动的,依旧是第三帝国而非第四帝国,类似战国时期的姜姓齐国、田姓齐国,但不同在于迈德并不是篡夺主君帝位,而是通过由元老院这个帝国无皇帝时期临时摄政的合法机构进行了合法认证,并无什么“得位不正”“篡夺江山”的罪行,而且说句实在话,塞普汀这个外敌环伺,内蠹未除,四分五裂的江山,也没什么篡的意思。

  4E22——梭默整合夏暮岛,改名阿利诺尔(Alinor),断绝与帝国的来往

  4E29——威木政府遭梭默推翻,第三先祖神洲(TheAldmeri Dominion)正式成立

  4E42——绿火之夜

  一些反对梭默激进政策的傲尔特莫从夏暮岛逃亡,在落锤的哨兵城避难,梭默特工最终没有放过他们,这些反梭默高精遭到梭默攻击,在军团到达之时,他们已经被全部屠杀,因为双方使用了毁灭性的魔法,绿火照亮夜空,故而被称“绿火之夜”,现在裂谷领帝国军负责人法森迪尔副官当时在军团中目睹了这一惨剧。

游民星空
帝国军团天际裂谷地区长官、绿火之夜亲历者、年仅201岁的法森迪尔

  4E98——虚空之夜(Void Nights.)

  双月消失,艾斯维尔的卡吉特因无月相无法决定形态而陷入极大恐慌

  4E99——帝国、先祖神洲恢复邦交

  4E100——虚空之夜结束

  梭默宣称使用某种未知的黎明魔法将双月带回,卡吉特不明真相之下认定梭默拯救了艾斯维尔。(其实大概又是自导自演的戏码)

  4E100左右——赛伊克教团封山闭岛

  4E115——艾斯维尔分成两个王国,并入先祖神洲

  4E122——大塌陷(Great Collapse)

  天际的冬堡发生巨大塌陷,城市大部分区域陷入幽冥海,人们指责冬堡学院应为此负责,但学院却坚决否认,并认为这是红山爆发的余波。

  4E129——裂谷城在起义中被夷为平地

  在98年虚空之夜的时候,裂谷领主被刺杀,“交叉匕首”霍斯冈(Hosgunn Crossed-Daggers)虽然被怀疑是主使者,受到民众质疑,但还是接任领主,霍斯冈横征暴敛使人民不堪重负,129年,裂谷爆发起义,最后裂谷城遭到焚毁,五年后才勉强重建,但规模质量远不如初,也不复繁华。(见《交叉匕首》)

  4E168——提图斯·迈德二世登基

  如今的帝国只是昔日辉煌的影子,威木和艾斯维尔并入先祖神洲,而黑沼泽自行独立,晨风仍未从红色之年的阴影中走出,落锤陷入了皇冠、先驱两党的内部争端,只有天际、高岩、西罗帝尔依然保持和平。

游民星空

  历史部分到此告一段落

  到这里我们做一个阶段性梳理,至迈德二世上位之时,帝国呈现出几对内外矛盾,其一,皇室与元老院的矛盾,这对矛盾源自第二帝国时期,发展于塞普汀王朝,在迈德王朝则显示出新的矛盾根源,即,科洛文人出身的皇室与大部分由尼本奈贵族组成的元老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分歧。其二,帝国与其他行省矛盾,由于白金塔的失活,王权的崩塌,帝国逐渐走向了衰微和分裂,表现在夏暮岛、威木和艾斯维尔组成的第三先祖神洲彻底与帝国决裂,只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黑沼泽独立;晨风基本与帝国脱节,且自身处于灾后、战后状态,大大削弱。其三,各省内部矛盾加剧,落锤内先驱派和皇冠派矛盾愈演愈烈;天际冬堡大塌陷,地位削弱,裂谷因为起义元气大伤。内外矛盾至此,大战就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

  至于穿插其中的天际历史我们可以看出,诺德人好斗、尚武、热衷侵略、不善思考等等特性,以及极高的民族自尊,而与精灵民族之间,双方自古以来就有不可调和的种种矛盾,双方都曾经因矛盾损伤惨重,而诺德内部因其较为松散的领地联盟,至高王除了和前任王有血统上的继承外,还需要足够有实力威望来镇服其他领主,这样才能领导天际团结对外,而一旦其实力不能达到其他诺德领主的认可,就会失去部分领主的臣服,导致天际的混战或分裂(继承人战争和东西分裂),当然这种情况到了第三帝国时期变得渐渐微弱起来。

  而天际与帝国的关系不是总是一帆风顺的,双方既有依附与依赖,也有摩擦与争端,甚至有至高王陨落于与帝国的战争,而两者关系确实也呈现出越加缓和,矛盾摩擦也越来越少,但不意味着某些神论中“天际只臣服龙裔帝王”或“塔洛斯是天际臣服帝国唯一标准”的理论,认定天际是威服于龙裔皇帝之下或者单纯因为塔洛斯信仰。诚然龙裔皇帝和塔洛斯确乎是天际和帝国之间的纽带之一,但并不是全部,本身这两个理论都是以偏概全的,缺乏对阿莱西亚帝国和雷曼帝国时期历史的参考。参考第三帝国时期,除了龙裔皇帝、塔洛斯的因素,帝国还采取来联姻、东帝国公司海洋贸易的手段加强自己与天际之间的联系,有记录的两次联姻——波特玛下嫁独孤领主、莫瑞哈萨下嫁冬堡领主都使得其丈夫对妻子所在皇族分支鼎力支持,在第三帝国历史中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所以,第三帝国之所以能够逐渐使天际向其靠拢,乃至直接操纵诺德至高王的继承,是自身宗教优势、政治优势、经济优势、文化优势以及诺德本身的文化传统等多种因素作用下形成的。但即使是控制力大大加强的塞普汀王朝,天际在帝国幻象期间同样发动了对外侵略,可见那时起帝国的凝聚力确实遭受巨大的打击。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10页:内战的背景-导火索、前奏

展开

内战的背景

  历史部分我们截止到了迈德二世继位。而与内战关联较大的背景部分我们都在此部分以倒叙的手法叙述,并且分析内战的矛盾焦点,内战的双方首脑,天际各领地的情况以及领主,还有内战的流程,以及游戏中内战的处处细节

(1)内战的导火索——托依格遇刺,无王时代的开始

  我们在历史部分讲了两次天际的大规模分裂,一次长达五十年,另一次也在百年以上,而两次内战爆发的直接原因,第一次是博加斯死亡,没有定下继承人;第二次则是领主对至高王继承人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而这次情况大体相同且更复杂,是在质疑后至高王死亡……

  至高王托依格(Torygg)的父亲至高王伊斯洛德(Istlod)在位二十五年,死后,领主议会正式宣布托依格继承至高王(尽管有乌弗瑞克这个破坏性存在,在这次议会中表达了他对天际独立的渴望)。托依格发现了乌弗瑞克对独立活动的呼吁,并尊重他发表这种大胆的、边缘性的叛逆观点。这就是问什么当乌弗瑞克来到独孤看他时,托依格打算用开放的态度来听取更多关于独立的观点,而正因如此他和他的臣子都没有想到乌弗瑞克是前来挑战而非朝拜,直到他们发现时也为时已晚。

  根据乌弗瑞克的说法,他挑战托依格成为至高王的权力,然后将其击倒并一剑结果了他。其他一些人则称乌弗瑞克用吼声撕碎了他,乌弗瑞克只身外闯,看守城门的罗吉维尔出于崇拜为他开门放行。不过,帝国和一些领主认为,托依格的死不是因为一场光荣的决斗,而是托依格只受过有限的军事训练,而乌弗瑞克则是一名退伍军人,这场对决才是乌弗瑞克此行的目的,而不是外交。托依格的宫廷法师表示,如果乌弗瑞克只是要求托依格与他站在一边,托依格很可能被说服。

  托依格死后,其妻子艾利西弗继承领主位置,并力图在帝国的支持下登上至高女王的位置。自此乌弗瑞克和艾利西弗互相拉起一波支持者,天际再度陷入分裂。

  这次内战与前两次有两个很明显的区别,其一,天际的部分地区希望从帝国中独立,所以天际的内战也带有独立运动属性。其二,帝国对天际继承权的强行干预,虽然继承人战争的时候帝国也曾经希望冬堡领主继任,但是因为控制力不够所以并没有成型。而这次,帝国派遣了图留斯进行军事指挥,并且支持艾利西弗成为合法的至高王。

游民星空
死于决斗的年轻至高王——托依格

(2)内战的前奏——马卡斯事件

  那么,为何乌弗瑞克要在领主会议上呼吁天际独立?为何执意杀死托依格?我们将目光从4E201年回溯到4E的174年。

  174年正值帝国和先祖神洲的战争进行的如火如荼,帝国抽调了各地的军队去西罗帝尔支援,而这时,天际一支自古潜藏的大隐患再次爆发。在我们前文不断提到的一个民族——瑞驰人,发起了独立战争,

  瑞驰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自己才是瑞驰地区的真正主人,即使是被诺德、帝国几次征服之后依旧如此。在泰伯在霍尔丹战役将其征服之后,瑞驰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勉强忍受诺德的规则,而此时正是一个完美的机会,他们发动了起义,驱逐了当时的诺德领主霍夫迪尔(Hrolfdir),建立了一个独立王国。瑞驰人相对和平的管理着王国,只处决了少数最严苛的诺德地主。两年后,他们的实验获得了了很大成功,领导们开始寻求帝国对他们独立的承认。

  176年,帝国与先祖神洲的战斗最终告一段落,而流亡在外的瑞驰领主霍夫迪尔却已经在174~176之间的某个时间被瑞驰人以谈判的名义诱杀,至死也没返回马卡斯。这时霍夫迪尔的儿子依格蒙德(Igmund)继承领主位置,但是帝国的几个省元气大伤,没办法抽调军团平定瑞驰,所以他们在天际当地招募义勇民兵作战,而这支民兵的领导人,就是刚刚参与了浩大战争的乌弗瑞克·风暴斗篷。而诺德民兵作战的条件,就是在马卡斯地区确保塔洛斯信仰,帝国和领主心存侥幸地认为梭默不会觉察到,所以答应了民兵的请求,但依格蒙德在之后也说“当时的决定多少有点愚蠢”。在战斗中,乌弗瑞克使用了吐目,击溃了守城墙的瑞驰人,大军进入了马卡斯,诺德人在对起义军大肆杀戮的同时还有大量市民因不协助义军而被屠杀。最后瑞驰起义领导人迈德纳奇(Madanach)被生擒,因为银血氏族的关系仅仅被送入监狱,而部分幸存的瑞驰人跑到瑞驰的郊外,成为弃誓者,继续与帝国和诺德作战。而乌弗瑞克也因这次战斗被很多诺德人崇拜。值得一提的是,依格蒙德提到他们向弃誓者提供了和平方案,但是编写《马卡斯之熊》(The Bear of Markarth)的帝国学者否认了这一点。

  在乌弗瑞克交割城市控制权之前,要求帝国履行了塔洛斯信仰在马卡斯自由化的承诺。在此之前,帝国已经一定程度上无视了天际的塔洛斯信仰,但梭默察觉之下,利用这个契机,强迫帝国切实履行好《白金协定》的相关条约。迫于梭默方面的压力,帝国毁弃了与乌弗瑞克的约定,并让依格蒙德逮捕了乌弗瑞克和诺德民兵。在狱中乌弗瑞克的父亲,领主“东境巨熊”霍格(Hoag Stormcloak)病重去世,乌弗瑞克在牢里送出自己的哀悼文,在183年,乌弗瑞克出狱继任东境领主,这次事件被视为风暴斗篷起义的关键因素。

  参考书目——《马卡斯之熊》(但个人倾向帝国的文件虽然史料价值丰富但史学价值低下,整书几乎都在黑诺德、黑乌弗瑞克、黑风暴,而对帝国的失误则相对隐晦,很明显有服务内战的倾向,所以难免有失真的可能)

游民星空
光明圣城马卡斯(误)

游民星空
衣着华丽迈德纳奇(再误)

游民星空
马卡斯事件的制造者之一——依格蒙德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第11页:内战的背景-浩大战争、第三帝国后遗症

展开

(3)浩大战争的简介与爆发始末

  导致瑞驰弃誓者起义,以致衍生出来后面乌弗瑞克被捕、梭默介入天际、风暴斗篷起义等等事件的根源,正是爆发于171年的浩大战争。浩大战争历时四年,波及数省,大陆上大部分地区间接或直接卷入了这场战争,其规模可称历史以来最大的一次。

  梭默(Thalmor)的崛起

  梭默的出现可以追溯到第一先祖神洲时期,在起初,梭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傲尔特莫理事会,为夏暮岛的政府管理傲尔特莫遗产。在艾琳(Ayrenn)女王建立第一先祖神洲之后,梭默扩展成为联盟的一个执政部门,一个管理联盟日常事务并与各地方领导人和派系建立联系的官僚组织。梭默的内部委员会担任女王的私人顾问,其中包括波斯莫国王艾瑞丹·卡莫兰(Aeradan Camoran)以及卡吉特贵族加勒斯·里(Gharesh-ri)还有其他几位视为主要傀儡的木精灵和卡吉特贵族。

游民星空
艾琳女王

  在2e830成立第二先祖神洲期间,高精灵将梭默重组为威木省的一个新的管理机构。他们宣称他们有权代表威木宝座的索赔人安那克西米尼·卡莫兰(Camoran Anaxemes)建立这个政府,后者的祖先与夏暮岛建立过一个古老的条约。由于威木在之前并没有一个真正统一的政府,梭默宣称要维护这一地区的秩序,借此抬高他们的波斯莫兄弟的地位。实际上,梭默的形成远非处于利他主义:高精灵希望控制威木地区,因为该地区与南部的落锤同样拥有大量侵扰夏暮的海盗。由于长期受海盗侵扰,傲尔特莫希望借助摧毁这些海盗避难所来巩固夏暮岛的海岸。但不久之后梭默遭到了解散,那时泰伯驾驭着纳米迪安以压倒性的实力使威木并入了帝国。

  在3e433年湮灭危机之前的某个时候,梭默以一场支持精灵霸权和仇外心理的激进政治运动重新回归。多年来,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但在湮灭危机之后,他们利用混乱来声称对傲尔特莫人民的救赎而获得了信任,这大大增加了他们的影响力。4e22年,梭默推翻了傲尔特莫君主制,并且攫取了夏暮岛的控制权,重命名为“阿利诺尔”,七年后,威木省进入梭默控制下,第三先祖神洲成立。4e98,虚空之夜发生,两年后结束,梭默宣称恢复了双月拯救了卡吉特。115年,艾斯维尔以两个王国的形式并入先祖神洲,帝国又一次未能阻止梭默的扩张。

游民星空
梭默审判者

  杂谈:虽然老生常谈,但还是要说一下梭默、阿利诺尔、傲尔特莫、先祖神洲的关系,先祖神洲,是以夏暮岛的阿利诺尔高精政权为核心,加上艾斯维尔两个卡吉特王国以及威木的波斯莫傀儡政府组成的“国家联盟”,阿利诺尔是夏暮岛高精灵政权的名字,梭默是先祖神洲的执政派别,傲尔特莫不都是梭默,梭默也不一定都是傲尔特莫。

游民星空
国家联盟——先祖神洲

游民星空
高精国度——阿利诺尔(图为同名首都)

游民星空
执政派别——梭默

游民星空
国内最主要的民族——傲尔特莫

  战争的开始

  梭默的扩张史,恰恰就是帝国的一部衰微史。4E168年,皇帝提图斯·迈德二世登基,此时的帝国只是当初第三帝国极盛时期的影子,威木和艾斯维尔并入先祖神洲,而黑沼泽自行独立,晨风仍未从红色之年的阴影中走出,落锤陷入了皇冠、先驱两党的内部争端,只有天际、高岩、西罗帝尔依然保持和平。先祖神洲日益强大,而留给帝国的时间却少之又少,迈德帝国向神洲内部渗透了包括刀锋卫士在内的大量特务进行监视和破坏工作。

  4E171年霜落月三十日,先祖神洲派遣大使带着一车苫盖的“贡品”来到帝都,向迈德二世下达了最后通牒,提出一长串要求,其中包括惊人数量的贡品、禁止塔洛斯崇拜、解散刀锋卫士以及割让落锤大部分土地给先祖神洲。尽管帝国将领们提示提图斯二世,如今的帝国,军事孱弱,武备不修,但皇帝依旧拒绝了先祖神洲的要求,特使打开贡品车的掩盖,里面装满了在夏暮岛和威木活动的一百多位帝国密探的头颅。于是,持续五年的战争一触即发。

游民星空
假朝贡,真宣战。(ps.迈德被画老了)

  几天后,先祖神洲军同时进犯西罗帝尔和落锤,指挥官纳亚里芬大公率领大军从艾斯维尔的隐秘基地出发,绕过帝国在威木交接的设防,从南部直指西罗帝尔,利雅文城破沦陷,布拉维尔陷入包围。而另一支军队由阿兰娜莉亚夫人率领,正面越过威木、帝国边境,途径安维尔和科瓦奇进入落锤,另有小部分神洲军队直接登陆落锤南岸,当时不甚团结的红卫军队根本无法阻止,在零星抵抗之后,南部海岸很多地区很快陷落,数量占优的帝国军团开始了向北穿越阿里克尔沙漠撤退,史称“饥渴行军”。

  这里需要说明一些在《上古卷轴:传奇》中,浩大战争就是其活动背景。纳亚里芬大公是波耶西亚信徒,带着所谓“剔除”的预言,这场战争中,先祖神洲获得波耶西亚以及瓦尔迷娜的支持,纳亚里芬在西罗帝尔也能开辟湮灭门,召唤大量迪德拉生物,所以神洲军战斗力强悍至极。

游民星空
先祖神洲西罗帝尔方面总司令——纳亚里芬

  172~173年 先祖神洲挺进西罗帝尔

  从战前的要求到战争初期的战略部署,都可以看出,梭默的西罗帝尔方面军只是一个佯攻的幌子,真正的目标在落锤。但是,战争的走向证明梭默高估了此时帝国的战斗力,西罗帝尔方面的战斗比预想中容易太多,此时梭默做出了战略的改动,把“占领落锤”变成了“直捣帝都”。

  172年,先祖神洲攻陷了安维尔和布拉维尔,向帝都城墙挺进,帝国尝试占领东岸,在卢马瑞湖和尼本奈湾水域与先祖神洲爆发激烈水战。在落锤,梭默满意地巩固了他们的收益,因为他们控制了整个南部海岸线,实际上这是他们在向皇帝送达的最后通碟中所陈述的目标。在南部城市中,只有赫加特仍然坚持。饥渴行军的幸存者在北落锤重新组合,与来自高岩的军团援军会合。

  173年,来自天际的帝国军团开始对西罗帝尔进行补充支援,年末,纳亚里芬完成对帝都的三面包围,仅有北方通往布鲁马的补给通道没有被围堵。

  在落锤,帝国的形势好转,来自哨兵城的先驱派解救了赫加瑟(皇冠派城市),促成了两派和解,一致对外。尽管如此,阿兰娜莉亚夫人的军队依旧穿越了阿里克尔沙漠。德西安努斯将军率领的帝国军团犹豫不定之时,在斯卡文与阿兰娜莉亚夫人的部队展开血战,最终将军撤出战斗,阿兰娜莉亚乘势占领斯卡文,但所部损失过大,以致不能继续追击。

游民星空
纳亚里芬的精英(出自传奇牌)

  174年 帝都包围战

  在174年,梭默的领导们宣布将所有有生力量集中起来,以期毕功于一役夺取战争胜利。春季,增援部队集结于西罗帝尔南部,并在次种月12日对帝都发起进攻。纳亚里芬从南、东、西三面发起进攻。此时,皇帝提图斯二世做出一个大胆决定——放弃帝都。当时没有一个人敢于向他提出这个议案,但最终证明这个决定是对的。

  皇帝留下第八军团殿后,自己率领主力军队向北部包围薄弱的地区进行突围,去和天际军团的乔娜将军会合。第八军团与先祖神洲的军队爆发激烈争夺,最终第八军团几乎全军覆灭,梭默占领了帝都,并且开始了臭名昭著的大屠杀、大洗劫。

  落锤方面,德西安努斯正准备收复斯卡文,但接到了前往帝都救援的指令,于是默许一支“老弱病残”的部队退役,留在此处,这些老兵成为军队核心,与当地武装一起夺回了斯卡文,直到174年末,逼迫阿兰娜莉亚向南撤回沙漠,而撤退途中又受到阿里克尔当地武装的侵扰付出极大伤亡。

  与此同时,天际的瑞驰爆发了起义,瑞驰人建立了独立王国。

  注:天际有很多人参与了这场战争,而其中包括我们日后内战的主角之一的乌弗瑞克。此处资料略有矛盾,在梭默档案中,乌弗瑞克于白金塔战役之前某时被俘虏,而词条则说是战争伊始。不过在分析比较后,楼主认为乌弗瑞克应该是被捕于174年,否则他也不大可能与加尔玛、瑞姬等人成为颇为熟识的老战友。

游民星空
帝都遭难

  175年 红环之战

  在帝都沦陷后,先祖神洲的西罗帝尔方面军的统帅纳亚里芬认为战争已经基本结束。开始派出使者与迈德二世接触,迈德二世一边假意敷衍,一边开始了帝国军团的全面调动。

  德西安努斯率领从落锤赶来的落锤、高岩军团潜伏于科洛文高地,而落锤梭默将军阿兰娜莉亚因为那队“老兵”的关系,认为自己面对的是德西安努斯的帝国军团。乔娜率领的天际军团则在香丁赫尔附近,迈德二世则亲自率领主力军队。在帝国紧锣密鼓布置的时候,梭默用来监察帝国军队动向的“瓦尔迷娜之石”被一位“无名英雄”(滚牌主角)附带着黄金烙印一起偷走了,所以梭默没能很好把握帝国军团的动向。

  雨手月30日,红环之战正式打响,德西安努斯迅速肃清西部地区,乔娜的天际军团沿红环路南下急行军两天强渡尼本河,收复布拉维尔和斯肯格拉德,与德西安努斯形成对先祖神洲的合围。在进攻前夕,皇帝遭到了梭默刺客的刺杀身受重伤,盗取黄金烙印的无名英雄临危受命,假扮皇帝指挥军队。最终生擒了敌方主帅纳亚里芬,西罗帝尔的梭默主力基本被消灭。纳亚里芬被囚禁了三十三天,并吊死在白金塔上,第三十四天时,他的尸体被一个带翼迪德拉救走。

游民星空
迈德对打牌王说:帝国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中

游民星空
帝国反攻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兵临白金塔

游民星空
帝国收复白金塔

  白金协定和战争的结束

  虽然帝国重新夺回了帝都,但是无法继续进行战争。大部分帝国军队被集中到了西罗帝尔,但在红环之战中损失惨重,没有一支军团保持战前半数的建制,包括守城的第八军团在内的三个军团全军覆没。提图斯二世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议和时机了。最终,帝国与先祖神洲签订了《白金协定》,帝国取缔塔洛斯信仰,割让南落锤土地,并且正式解散了刀锋卫士(虽然凌云者神殿已经在战争中被毁了),尽管这些条件极度苛刻,但提图斯认为需要给帝国一个喘息的时机。

  落锤的独立

  协定签署之后,落锤对此表示不能接受,不承认战争的失败和领土的割让。为了维护来之不易的和平协定,迈德被迫正式宣布落锤不再是帝国省份,红卫将此理解为背弃,在这方面,梭默通过长期离间帝国和落锤,实现了他们的目标之一

  其后五年,落锤继续与梭默作战,南落锤遭到了严重破坏,但逼迫梭默重新与落锤签订了斯特罗斯迈凯第二次条约,并撤出在落锤的神洲军队。

游民星空

  杂谈:

  好了,终于到了最为敏感最为令人头大的话题了——浩大战争和白金协定。这个话题长期成为滚吧帝国党和风暴党交锋的焦点,也是游戏中很多NPC也会时常提到。楼主再次重申,以下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请理性讨论

  那么,既然要评论,那自然要先为浩大战争和《白金协定》定一个基调。首先要说,浩大战争,对于梭默、先祖神洲来说,是一场非正义非人道的侵略战争,而对于帝国来说,是保家卫国的卫国战争。从战争性质来看,帝国具有其正义性。从结果来看,浩大战争是帝国战败了。很多人会说,浩大战争是帝国的“险胜”,然而事实是从战争最终的伤亡,战争和约的签订,到梭默战争目的的实现,无一不证明,帝国确实输了,准确的说,帝国“赢了一场战役,输了一场战争”。红环之战的惨胜,并不能掩盖帝国、落锤、天际、高岩付出的巨大损失,事实上,在红环之战之后,帝国军队就无法再进一步扩大战果,南部几座城市依旧处于梭默的控制下,而西罗帝尔、落锤饱受涂炭的同时,先祖神洲的三个省并没有受到直接的祸害。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浩大战争》这本书了,作为帝国军官撰写的官方文件,为了增强团结和自信,的确有刻意混淆“红环之战的胜利”与“浩大战争的胜利”这两者的区别,对红环之战的战果进行夸大,将其评论为后世战争史的典范,将战后“议和”视为最佳时机,使读者产生了一种仿佛帝国与梭默仍旧是一种不分高低的微妙的制衡的感觉。

  而浩大战争的的爆发,原因是多方面而复杂的,历史的变化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正像史记中提到“昔虞、夏之兴,积善累功数十年,……汤、武之王,乃由契、后稷修仁行义十余世……秦起襄公……百有余载,至始皇乃能并冠带之伦。”从短时间内,体现为梭默势力的抬头崛起、帝国的不断衰落,而向前可以追溯到塞普汀时期的诸多弊病,再到泰伯征服战争时期的民族矛盾隐患,进而可以归结到人类、精灵自古因自身性质问题而不断演化的众多矛盾。其数百年、数千年的量变积累,而浩大战争正是其质变的那个点,一切问题沉积演化至今一同爆发,帝国与先祖神洲的矛盾、帝国与落锤的矛盾、人类和精灵的矛盾乃至迪德拉和伊德拉的矛盾等等在此时一起发挥了作用,共同促成了这场声势浩大而极度惨烈的大战。所以单纯将战争的起因归咎于任何一方都是欠妥的,这个世界就没有一个巴掌还能拍响的事情(摊手)。

  浩大战争,虽然是帝国败北签订条约,但不能否认他的积极性。在面对梭默强大的军队、外挂式的魔族外援时,帝国、落锤、高岩、天际在红环之战中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团结,虽然损失惨重,但的确挫败了不可一世的先祖神洲,证明了梭默并非无法战胜。而这场战争也促成了落锤两派的和解。而单就红环之战来说,也激发了军民的信心,使得即使帝国战败,梭默也不能过于肆无忌惮。而帝国军队硬生生将军事实力远超自己的梭默军队拖入五年的持久战,造成先祖神洲也为此付出极大伤亡,也为日后落锤的单独抗争提供了先决条件。也使得最终条约签订时,梭默没有再继续加价。

  而他的消极就在于,暴露了此时帝国薄弱的军事实力,以至于战争开始时兵败如山倒,损失巨大,而作战前期,落锤陷入两派斗争无法自拔,使得南落锤并没能组织有效抵抗。而战争的结果是,南落锤和南部西罗帝尔不能收复,只能通过协定保全其中之一,而战争的失败也使得帝国失去谈判桌上的话语权,不能极大扭转条约的不利性。

  《白金协定》从性质来说,无疑是【不平等条约】,这一点,是怎么洗都不能洗清的,整个条约与战前的唯一不同只是没有进贡,而最终帝国用领土主权、司法权(特指逮捕塔洛斯信徒)、宗教信仰等等换回了西罗帝尔沦陷的土地,虽然确乎保证了西罗帝尔一省军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但的确出卖了其他省份的利益。我们既然承认迈德继承的第三帝国具有合法性,那么,我们也必须承认他对整个帝国名义上的各个省份具有相应的义务和责任,即使从神学角度在众王护符破碎后,帝国对这些地方没啥统治效力。而这个条约无论如何说,都是责任的背弃。但就其积极意义,也确实减少了帝国在收复失地中的成本,使得军团不必进一步过度损失,使帝国有机会继续恢复,但也仅限于此,并不能改变这个条约的不平等性质。

  至于落锤认为的所谓“帝国背弃落锤”,事实上,这是帝国和落锤之间的相互背弃,在帝国对落锤有保护义务的同时,落锤也应该对帝国尽效忠义务,但战争中明显可见,双方对义务的履行并不是那么的彻底,从后期落锤的战争中不难看出,如果在前期落锤两派没有顾于内斗,积极组织抵抗,帝国军团也没有贸然北撤,那么帝国最终的处境也不至于如此被动,至少应该是输的没那么难看。而落锤本身在战后的独立抗争,虽然战胜了梭默入侵,但是其先决条件是浩大战争中帝国各省的帝国人、诺德人、布莱顿人、红卫人以及非梭默、反梭默的精灵共同的流血牺牲,才使得落锤能够有机会驱逐梭默。

  而同样是因此,很多人鼓吹“诺德力挽狂澜”或者“红卫独自抗争建功”再者“帝国不抵抗”可以说都是站不住脚的,这场战争无论少了哪个省份的奋战,都会输的无比凄惨,切勿单纯因个人的喜好倾向,割裂联系主观看待问题。红卫、诺德、帝国的功劳在书中和资料中都是很明晰的。

  很多玩家因为红环之战的胜利与落锤的抗争,而极力鼓吹所谓“帝国反攻夏暮”的理论。但不能代表此时帝国真的有能力去反攻乃至反向侵入,毕竟帝国军团建制已经半残,皇帝也已重伤。连《浩大战争》一书里对此都并不避讳,并且承认帝国当时已经不堪重负。而受灾省份全部集中于帝国,而先祖神洲的三个省依旧没有直接受到打击。需知泰伯全盛而没有纳米迪安之时,尚不能望见夏暮之海岸,那没有外挂的迈德帝国又该用什么去铺出前往夏暮岛的道路呢,是塞普汀金币,亦或是帝国将士的血肉?

游民星空
惨胜,惨胜

(4)塞普汀姓第三帝国的后遗症

  那么,对于浩大战争的爆发,迈德帝国短短百年的时间造成的影响是有限的,但是塞普汀帝国历史详尽、沿革清晰、事迹显著,对于后世的浩大战争和天际内战都是有着重大的影响的。而本身作为一至四代的游戏背景,很多玩家对塞普汀帝国有着比较深厚的感情和印象,也左右了五代内战中的判断,专粉帝国。而一些新玩家,对阿莱西亚、雷曼两个帝国了解甚少,对比时只看到辉煌的塞普汀和吃瘪的迈德,所以对五代的迈德王朝产生了本能的厌恶而转粉风暴。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在历史部分很大篇幅是对塞普汀的描写,而从中我们并不难以看出,塞普汀帝国并不像一些玩家想象中那样辉煌与完美,也不是每位塞普汀龙裔皇帝都像尤瑞尔七世、马丁那样舍生忘死、大义凛然。我们来大致看看,塞普汀都为后世埋下了哪些祸根。

  同样写在前面,楼主并不是单纯为了黑塞普汀或吹迈德,这部分文字旨在让部分沉浸“第三帝国”美好幻想的朋友警醒一些,并不意味这塞普汀王朝一无是处没有任何贡献可言,而历史的发展中塞普汀只是其中一环,很多矛盾需要追溯更远,塞普汀更大程度上只是之前矛盾的一个加重或者显现的过程,至于迈德的功过,我们后面同样会提到。

  1、泰伯征服战争期间造成的无谓民族仇恨加剧

  塞普汀帝国比之阿莱西亚乃至雷曼帝国,其疆域之辽阔可谓之远胜,但是其征服战争也是其野心极度膨胀的具象化,雷曼与泰伯同为龙裔,不见得孰高孰低,但为何泰伯统一了泰姆瑞尔?答案只有一个——开挂。纳米迪安使得泰伯后期的征服顺风顺水,威木、夏暮岛被黄铜塔直接暴力征服,使得本身骄傲视岛外如无物的高精灵被第一次征服,较为保守的原有第二先祖神洲就此解散,使得高精灵与人类的矛盾被激化,同时也使得其传统思想受到打击,最终极激进的复仇主义、精灵霸权主义、仇外主义的种子萌芽酝酿,在对原先祖神洲的领地,也就是威木、艾斯维尔、夏暮岛的征服中除了开挂横扫之外,艾斯维尔的征服还带有毁弃盟约与屠杀,使得这几个省与帝国的联系并不紧密。(虽然泰伯对夏暮的征服和梭默崛起带有【蛇】反攻【龙】,【龙】开始衰微,这些神学因素,但不能否认确实为帝国的团结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

  而在对落锤的战争中,泰伯又利用了皇冠、先驱两派的内部矛盾,但最终并没有留一个除一个,为减小损失而妥协保留了矛盾进一步激化的两派势力,这也可以说对浩大战争中落锤前期争斗不已埋藏隐患。

  2、 佩拉吉奥斯二世解决财政造成阶级固化和机构腐败的出现

  由于尤瑞尔二世时期的财政困境,佩二解散元老院,并公开出售其名额,导致了元老院落入大地主、大资本贵族进行完全掌控,不仅削弱了皇权权威,也使得底层以及贫穷贵族晋升通道阻塞,固化了帝国高层统治者的构成成分,这种不良风气甚至扩散到帝国其他区域。卖官鬻爵在任何时代都是机构腐败的征兆。

  3、 红钻战争造成的皇权动荡以及地方失控

  红钻战争旷日持久,是第三帝国皇室夺权战争中最为残酷的一次,除了使得各省诸王公和皇室成员互相站队,开展攻杀,导致人员和财产损失外,最主要的是打乱了塞普汀在各省加强控制的布局,使得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减弱,塞弗勒斯一世、玛格努斯的精力被完全牵扯在平定战乱与处置造反诸公上,日后地方逐渐失控也因此渐渐开始。

  4、 帝国幻象的各地矛盾激化

  帝国幻象的巨大影响主要表现在两大问题

  其一,刻意的煽动了各地旧有仇恨,削弱了各地实力,激化了互相矛盾,使得地方和中央进一步脱节。

  其二,大衮入侵战斗神塔,使得帝国失去了一个培养战法师的场所,也由此削弱了帝国本身的战斗力。

  5、 湮灭危机的最后一根稻草

  湮灭危机虽然是“天灾”但的确最终压垮了塞普汀王朝。各地受灾大多严重,而梭默势力也借此机会再次抬头,塞普汀直系血脉就此断绝,但从塞普汀的百年颓势来说,其灭亡是必然的,无非是谁最后推他一把的关系。主观来讲,这并不是塞普汀统治的问题,但其结果确乎是王权崩塌,帝国分裂。

  6、 天际的“阉割”

  帝国在第三帝国时期,与天际由于泰伯、龙裔、塔洛斯三者的关系联系越发紧密,帝国不断与领主联姻,最终甚至控制了天际至高王的继承,需知像佩拉吉奥斯三世那样的疯子,搁在别的时期,被哪个领主一斧子劈死都算正常。而由于帝国在这一时期拉拢天际,使得其独立性愈加底下,也就是帝国幻象时期诈尸性的焕发了一下诺德第一帝国的血性。这种情况,对于帝国来讲,是积极的,他消除了一个极度无脑的不安定因素(参考冬堡起义等等事件),又获得了一个坚强的后盾。但对于诺德来说,是民族文化的进一步沦丧。一个“诺德人”统一天下乃至成神,带给了诺德更高的民族优越感与对外的歧视感,天际以泰伯故乡自居,以塞普汀出身诺德为豪,但在极度的爆棚优越之后,也同样让帝国失去了其他方面对其的约束,看似最坚固的同盟,实则也最脆弱。如果泰伯、塔洛斯出现问题,那么沙上堆塔的凝聚力和优越感也必将荡然无存,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也预见了日后分裂的征兆。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责任编辑:jipinzhu】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看完之后应该觉得?

网站介绍|广告合作|友情链接|联系我们|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18 www.nanbeiyouxi.com 南北游戏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适度游戏娱乐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单机游戏